東窗事發 (桃花劫 39)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39章 東窗事發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是時辰未到。

大黑回到福州後,每天熱線聯係文軍,要求再做一單。因為上次的聯係宣傳,消息走得很快。這時福州已有上百人找他要求買軍牌。甚至賴昌星的副手親自上門找大黑要50付軍牌,價格漲到五萬一付。

文軍耐心地對他講,老許小高都不是軍人,他們幾乎是你要多少軍牌都有。這軍牌會是真的嗎?文軍這時開始懷疑,大黑講送到警備區驗過真偽的話也是騙人的。大黑也承認他是拿到金豐賓館的張總驗過的。張總是警備區轉業的。這就對了,現在的造假技術,足可以欺騙曾經的技術。

大黑在電話裏大罵文軍不是兄弟,是膽小怕事的孬種,錢送到眼前不賺,是十足的傻蛋。

文軍,“別太貪了,這是不義之財,是騙財,而且是幾百萬的巨騙,足夠坐一輩子牢房的。”

大黑:“你他媽就不是個男人,男人的種性都沒有,陽痿!等著我把小可送到武漢你那裏,看你還陽痿不?”

文軍:“我好心勸你,你不僅不聽,還亂來,你要是敢把小可送來,我就把你在小島嫖娼染性病的事對你老婆講了。”

“你個狗日的,我沒得性病。前天我帶文牛皮又去嫖了的,那個白虎真的是水土不服,沒有性病,牛皮興奮地弄了兩火。”大黑在電話裏破口大罵。

“大黑別扯遠了,你千萬不要再碰假軍牌了。已經賣出去的,想辦法委婉地告訴買主,叫他們碰到查軍車的注意點。”

大黑也的確按文軍的話分別找到了買主,有的買主是搞走私的,根本不怕真假軍牌。這樣更堅定了大黑再做一單的決心。

他挑選了十幾個運輸走私油(賴總旗下)罐車,講明了軍牌有假,價格降到二萬,這樣他與小高私下聯係,談好了按一萬元進價弄了二十付。

紙包不知火,終究還是東窗事發了。

中南石油張總的車被警備區抓住了。張總找文軍,文軍對張總講,你也知道是阮參謀長介紹的,阮參謀長手下有個連隊在守你手下的油庫。你叫司機找連長,阮參謀長肯定會給你個說法的。

阮參謀長與警備區很熟,本來武警是從警備區中分出來的。很快扣的車放了,假軍牌沒收了,錢卻沒有退。張總考慮到阮參謀長這麽年輕爬到這個職位也不容易,加上油庫負責人說情也就算了。

福州幾天時間裏,路上多了很多軍車,警備區也上路查車,很快把假軍牌車抓了一半,有的有門路找關係擺平了,有的就直接找到大黑。由於數目大,軍警找到了大黑才由軍轉民的單位。單位領導與軍方也很熟,為大黑扛了,但要求大黑交出文軍。

光屁股一起長大的兄弟朋友,打了又好了,罵了也很快又玩在了一起。這時,大黑也為文軍在扛,好在交易軍牌時大黑不在場。大黑就對軍警交待:他是在火車站認識的文軍,根本不知道文軍是幹什麽的。後來他與小平交易的20付軍牌隻有一天,他火速退錢退牌才保住了他的平安。大黑這時心裏對文軍當初不要他在場充滿了感激,並叫文軍換電話號碼後再與他聯係。

軍警與福州警方通過電話查到了文軍在武漢住過的幾個地方。這個消息被公安局的劉公子知道,火速通過周公子並轉告了老許,老許又馬上通知文軍。

幸而文軍對假軍牌早有擔憂,並提前進行了防備,電話是文山租住地,手機號碼是在福州的臨時號碼,他一回武漢,在一周內就丟了。

文軍按老許的要求,丟掉一切用過的與軍牌有關的,如軍衣軍證電話。攜王鳳霞逃離武漢市,去一個從來沒有去的地方,找一個認識又無任何渠道關係的地方躲避,一個月後再用公用電話聯係他。

文軍想了很久才找到適合條件的一個人――那就是白明亮的姐姐家。

文軍踏上了逃亡的旅途。

一個正規生意人,一個視騙子如仇人的人,忽然成了逃犯,文軍不由心中五味雜陳。

當他來到白明亮的姐姐家時,白姐姐家已麵目全非了,好在福利院的白媽媽還在,看上去白媽媽的精神還好,隻是顯得蒼老些。滿頭的白發和古銅雕刻的臉上寫滿了歲月的艱辛。福利院很快把白姐姐聯係來了。

白姐姐見到文軍就撲上去抱著失聲痛哭,王鳳霞在一旁也禁不住落淚。

旁邊一位漂亮的小女孩拉開白姐姐後,自已竟撲到文軍懷中哭道:“舅舅,你咱說話不算數呢,一直不來看俺。”

文軍這時才恍然大悟,這不就是巧兒麽,幾年不見長成了楚楚動人的大姑娘了。

抱著可愛的巧兒,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背道:“是舅舅不好,巧巧莫哭。”

用白姐姐的身份證,在白媽媽對麵的民政招待所開了房間。不用解釋,文軍和王鳳霞的名義是不敢開房間的,弄得文軍如驚弓之鳥。

白姐姐這幾年的變化太大了,首先是憨厚的姐夫,一次晚餐酒後開車,一個人把車開進水塘中,當地村民撈出屍體白姐姐才知道災難來臨。前年才改嫁給一個屠夫,這個屠夫也是離過婚的。他的前任是經受不了他的酒後家暴離開他。而白姐姐繼續重複著他對他前任的故事。

最可恨的是,由於屠夫的長期家暴,養的兒子很早輟學在社會上當流氓,二十歲,天天與不同的問題女孩上床,差錢就回家裏偷或搶。

可憐的白姐姐遍體鱗傷,整天以淚洗麵。巧兒是個懂事的孩子,每天看到受苦的媽媽,除了相互抱頭痛哭外,也無法改變現狀。

這不,巧兒初中畢業了,被武漢表演藝術學校錄取了,一直無錢報名。好在她報的是文學編輯。否則,文軍會反對進什麽“文化藝術表演”類的學校的。

文軍當即給了五千元白姐姐,叫巧兒快點去上學,因為學費隻有兩千元,生活費和其他費用不到兩千元,又給了白姐姐兩千元,叫她常常帶點東西白媽媽。

白姐姐硬是不收,還是巧兒現實地幫文軍塞給了白姐姐。

文軍一直有個衝動,要衝到白姐姐家中把那個屠夫痛打一頓。巧兒倒十分讚成,白姐姐苦苦哀求不準去,如果文軍打了走後,她將迎來的是加倍毒打。

王鳳霞也講的很對,如果鬧大了,驚動公安局就更麻煩了。王鳳霞建議以家暴的名義去法院申請離婚,這個建議很快被白姐姐否決了。

當然文軍那見不得人的事情,沒有讓白姐姐知道。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