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來兮”隨筆4 古道熱腸的兵團戰友

雲遊四方,一路風塵。雲煙人生若白駒過隙。隨心所欲地塗鴉乃人生之夢。靜心賞音樂練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種修煉。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為原創,本人保留著作權。禁止一切商業化轉載及盜用行為。
打印 (被閱讀 次)

歸去來兮隨筆 4)古道熱腸的兵團戰友

 

快樂玉子

 

人還沒有回上海,昔日兵團好友文靜和宏武已安排好接風的飯局。實誠的洪娣知道我去國多年已不熟上海的街路,特地到南京西路我此次居住的地方探路,怕誤了今天接我同去餐館的時間。蘭英姐早早的發來邀請,讓我去她家小住。人還在多倫多,竹秀就給我打電話盼著等著。小季說他將帶我探訪當年下放的農場,熱心熱腸的兵團戰友們,共度芳華的一代人。

在宏武文靜家的便利店集合。剛上市的新茶,滿桌的小吃水果。品著茶香,聽連隊的知青朋友們講述他們的回城故事。

安徽兵團的上海知青們大多葉落歸根回了城。當年響應國家號召,浩浩蕩蕩紅紅火火地離鄉背井,一隔幾十年,大多數人灰頭土麵無可奈何地返回已不屬於自己的家鄉故地。老大不小的年齡,返城知青再次遇到尋找自我價值的生存艱難。戶口,住房,工作和孩子教育,哪一樁都讓人糾結得焦頭爛額。好不容易申請到政府的經濟適用房,大人小孩們安定下來。轉眼間已步入花甲之年,體力一天不如一天,不得已漸漸地退出社會舞台,又轉入孝子孝孫的晚年辛勞。

知青們大多數人文化不高,沒有好工作。兒女跟著我們一起東奔西跑遭了罪。能幫就幫他們一把吧,孩子們也不容易!

老了,老了!一生辛苦的知青們仍在不懈地無私奉獻。

剛剛做完白內障手術的範指導員和夫人侯蘭英排長特地從安徽趕來上海與我相聚。

遙想當年,我們可真是吃的是一鍋飯,點的是一燈油同一個戰壕裏的戰友,親密無間如家人。文革後,範大哥官運亨通一路提升為縣長。仕途可謂順風順水。蘭英姐淡定平靜,在家種花繪畫,小日子紅紅火火有滋有味。還沒有回中國,她就忙著為我安排住處,若不是因為她女兒突然生病,真想呆在他們的大別山老家,靜靜心心地一起呆上一陣子,吟歌作畫賞花觀山景。

豪華氣派的餐館,點了很多的菜。邊吃邊聊。

範大哥笑我,當年的女大俠啊。字寫得像漢子鏗鏘有力。酒喝得瀟灑痛快。現在不喝白酒了?

是啊,胃經不起折騰了。我說。

那就唱歌助興吧。範指導員和夫人多才多藝,還特地準備了歌曲。

享受著可口的美食和動情的歌,仿佛又回到過去那些親如家人的歲月。

還記得嗎?當年我,一個小排長和連長頂起來,連長說,革命的跟我走。我火了,那革不了命的就跟我走吧。

說起往事,範大哥豪氣猶然,你看,跟我走有出息吧!我做了指導員,你當上了副連長。

那是一段難忘的回憶。作為出身不好的知青,我鬥膽站在現役軍人連長的對立麵,實乃一時的義氣之舉。記不得當時怎麽想的,也許啥也沒想,隻因欣賞和佩服範大哥的豪爽俠情,二個俠義之人的惺惺相惜。也因壓抑的太久需要個發泄的出口。

一輩子唯一的一次從政。盡管後來有太多太好的機會步入仕途,都千方百計的回避了。取決於站隊選擇的仕途生涯,不可測因素太多太複雜。誰能保證永遠幸運,每次遇到像範大哥這般有魄力有能力且重情重義的大俠式領導?更何況江湖凶險,爾虞我詐非我本性。退出江湖求一份平靜安好。

小毛特地從無錫趕來聚會,陳靜邀請我次日去她家做客。範大哥堅持要陪我農場故地重遊。盛情難卻,可我怎麽能讓剛剛動完手術的他如此辛勞?

熱心熱情的知青老友,讓我好生感動。那點點滴滴的往事在紅色的酒杯裏化開來,濃得讓人心酸心醉。

世事滄桑,一群兵團老戰友,變了的是歲月,變了的是年齡。留下的是難忘回憶。

記憶就像個過濾網,篩去了許多酸甜苦辣。也許下意識地忘記曾經的孤獨冷漠寂寞和不幸,選擇保留下來的是美好溫暖的情和心。

我需要也離不開心靈慰藉。我永遠記著相依相伴的真誠和溫暖。那份心情伴我走過無數個寂寞無奈的知青歲月,也伴我四海漂泊浪跡天涯。

天南海北聊得忘情,遺憾沒有拍個集體合影。不過每一張臉和難忘的青蔥歲月都刻在我心裏,誰會忘得了?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記得1964年前後的上海支邊青年在新疆,男的心靈手巧,女的能歌善舞,大家都覺得他們穿衣打扮很洋氣。
他們幹農工活也很賣力。
快樂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楓大葉' 的評論 : 是的。能趕上高考招生的知青都混得不錯。不過大多數是時代的犧牲品。
高楓大葉 發表評論於
知青真是一個特殊的群體,好多人二頭不著地,不過其中有些人特別出類拔萃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