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夢,中國魂 (22)出軌沒那麽容易

打印 (被閱讀 次)

明月為了省錢,會去二手店買誘人的服裝把自己裝扮得很美麗,偶爾周末與Jack在外麵短暫約會,一個月也頂多一兩次,周末Jack有一半的時間要陪伴兩個兒子,明月也有兩個小孩要照顧,她不知道有一天她把Jack帶到孩子們麵前,他們會怎樣對待媽媽的這位新朋友。

Jack對明月總是那麽慷慨大方,每次來都給她帶精美的禮物,請她在最高檔的餐廳吃飯,花錢從不摳摳索索,明月對淑儀透露出對Jack花錢大手大腳的擔憂,雖說在東部這個中等城市,Jack的收入也還不錯,可憑明月的感覺,以Jack的生活方式,他每個月攢不下什麽錢的。

Jack看上去總是那麽幹淨整潔,高大的身影,淺藍單純的眼神,帶著對明月與生俱來的信任,如朦朧薄紗般罩在明月的臉上,像是神的恩典,將她缺失的男女情愛,不濃不淡恰到好處賜予她,讓她感到幸福甜蜜。

她回報給他俏麗的容貌,身心的依偎與依戀,每時每刻對jack的期待,讓Jack知道她很愛他。

可明月一直不給他身的許諾,她老公的身影,像個衛道士一樣無意識地守護著最後一道防線,明月不知這層潛意識裏的灰暗何時可以掃去。

當jack知道明月隻是分居,並未離婚,他有一絲失落,可這點遺憾阻礙不了他倆的心在一起,他們倆相擁接吻,等親夠愛夠了,彼此回到自己家。

明月有時懷疑jack有別的女人,他離婚了,她又沒有給他女人全部的愛,作為一個正常男人,他會怎樣?

明月對自己的懷疑給予了大度,她對 jack的愛是有自信的,心的呼應,身心匹配,在一起的默契快樂,明月對這份愛很知足。

。。。。。。。

暑期到了,明月帶著兩個孩子回國與老公團聚,同時看望家裏的父母。

回到了北京,明月心裏那份久違了的優越感又嫋嫋升起,這裏高樓大廈,喧鬧的大街人群攢動,都喚起了她做人的另一種感受,她住進了部位大院,又有了人伺候,生活裏她又有了一種人上人的感覺。

在中國,追求這種感覺,是社會的主流,明月在端這份架子上,眉眼神氣,簡直是戲劇性地誇張,過了恰到好處,也常常被人厭惡或識破,可即使這樣,由此帶給她的快樂也是她最喜歡的。

她帶著兩個兒子神氣活現地逛街,到了哪裏都打的,絕不坐公車,帶著孩子們去最貴的遊樂園玩。

眼前晃著兩個大兒子,那肯定是從國外回來的,對,在國人麵前,她可不願意掉價兒跌份。

公公和老公對她們娘兒仨是愛的,寵的,經濟上會盡可能地負擔,可明月對比美國與國內人上人的生活,她還是覺得環境一下子不好適應,她還是懷念美國的大房子大院子,滿眼的綠草地。

一個周末,明月在家裏沒帶兩個孩子出去,她想好好呆著休息一天,中午吃完飯,她正想午睡一會兒,電話突然響了,公公在午休,保姆出去了,老公也正好不在家。

明月接起電話,那一頭傳來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喂,請問天明在家嘛?” 聲音軟軟的,普通話帶著一點北方口音。

明月聽到一個年輕女人喊自己老公的名字,本能地生出一份不舒服與警覺,她故作沉靜地問,“他出去了,你是哪位,找他有事麽?”

對方聽到她的聲音,有點受驚,稍頓了一頓,小心翼翼地回問,“你是誰啊?”  “我是他老婆!”明月猶豫也沒猶豫,直直地把話扔了過去。

沒想到,對方立刻把電話掛了。一個直覺與肯定,明月感到,老公在這邊有了別的女人。

當老公回來時,明月想劈頭蓋臉地問他,可話到嘴邊,卻悠住了,她突然想到了jack,她突然覺得這層紙也許不捅破更好,捅破,她反倒背著一種負罪感。

明月要去看爸媽,老公還要上班,她帶著兩個孩子回去了。

明月回到了老家,給爸媽帶的都是北京的特產,美國的特產兩個老人反而吃不慣,明月有三個哥哥,她是唯一的最小的獨生女兒,回到家爸媽哥哥們可是疼她,孩子都領到周圍親戚家玩,把她象菩薩一樣供著,給做各種好吃的,一點事都不讓她碰,明月感到,回家沒多久,她的體重在猛增。

她覺得爸爸媽媽都老了,笑起來臉上都象綻放的菊花,爸爸現在每天圍著媽媽轉來轉去,以前是整天不著家,還給母親臉色看,現在是看見媽媽就笑嗬嗬,男人真隻有老了,才離不開老婆了,明月看著爸爸的變化,也在懂著男人。

七大姑八大姨都來看她,不知為什麽,明月心裏生出一份眷戀之情,她看著眼前出現的一個個小媳婦,心裏是羨慕的,她們的娘家就在跟前,老公在外掙錢,孩子有公婆爸媽幫著帶,周圍到處是親戚,有點什麽事,都有人幫忙。

大姨家的女兒生了,大姨帶著活雞和各種禮物來看明月,看著明月,拉著她的手問長問短,明月為表妹的女兒包著紅包。

大姨高興地同明月聊起女兒坐月子,女婿家怎麽伺候著女兒,孩子生好了,土雞土鴨不說,活蝦的皮都是剝好了,放在那裏等她吃,大姨嘴裏絮叨著,心裏高興啊,臉望著明月,她可是怕這個從美國回來的外甥女看不起她們,周圍的親戚也都在旁邊看著附和著,他們誰也沒看出明月眼神裏閃出的落寞,在她燦爛俏麗的笑容下,他們誰也沒讀懂她內心的一絲孤寂失意。

明月心裏想著,她的兩個孩子出生,身邊都隻有一個保姆,是她自己到了生孩子的時候,自己走著去的附近的醫院,公公婆婆大人隻會吩咐一下保姆要做的事,老公在美國,爸媽都在鄉下,她從來沒有一天不操過心,一天不受過累。

明月看著腳下熟悉的土地,她發現她依舊眷戀著這片,曾一心想離開的土地,她走到那麽遠的地方,在外麵折騰了那麽久,吃了那麽多苦,突然發現,她羨慕的生活其實很簡單,就是這些娘家周圍的小媳婦,她們過得那麽安逸,那麽無牽無掛,那麽知足。。

 

cherry_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是的, 謝謝菲兒鼓勵。祝周末快樂!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小說啊,好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