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痛的年代

打印 (被閱讀 次)

 

最近看了電視劇風箏,想起了那個令人心痛的年代。
 
從現在來看,很難理解當時的人們。一代代風華正茂的青年才俊為了所謂的信仰,和信仰的事業,舍棄了親情,友情和愛情,曆經磨難,甚至搭上珍貴的生命,前赴後繼,無怨無悔。令人唏噓。
 
曆史,人性都是太過沉重的話題,需要多少的勇氣才能開始。今天分享幾個親友的小故事。
 
第一個是我母親的大學最好的閨蜜。她有著驚人的美貌,眉眼之間像極了鞏俐,而且氣質雍容,是當時上海第一醫學院校花。天生麗質難自棄,讀書期間被天才青年教授,也是上海最好醫院的外科主任看中。畢業後結婚留在一家頂級醫院。不久太太得了闌尾炎,由外科一把刀的新婚丈夫主刀。手術中意外發現太太懷孕了,外科主任的丈夫為了事業,自作主張“順便”給昏迷的太太流了產。過了幾年終於生了兒子,丈夫也如願以償地飛黃騰達,年紀輕輕就當上了醫院副院長。30出頭的時候,閨蜜阿姨不幸得了子宮癌,拖了兩年,還是扔下年幼的孩子走了。當時媽媽還帶著我去探了幾次病,隻是太小什麽也記不得了。不久,院長又找了美女護士長結婚了。當時文革還沒有結束。母親後來一直唏噓閨蜜紅顏薄命,因為閨蜜和她的姐姐多次對母親抱怨院長的冷酷無情。八十年代中,我還在文匯報,解放日報的頭版看到這位院長的報道,其中特意提了他一心為公,以院為家,曾多次路過家門而不入,顧不上重病的太太。當然沒提太太已經換了。今天我還特意百度了一下這位名醫,的確功成名就,著書立說,科研得獎無數,還主編主審了行業14本大型專著。我家至今保存著美麗的她的幾張照片,和他們郎才女貌的結婚照。不知當年的孩子怎麽樣了,他的姨媽和我的媽媽曾經一起記掛著這個沒娘的孩子。
 
第二個是鄰居。太太是小學老師,文革時期專門到先生工作的大學去揭發老公是日本特務,用電台發情報,因為他曾留學日本。夫妻反目,十年分居不講話。子女也一分為二,互不理睬。連鄰居都不得不站隊。先生是數學係教授,絕對是人才。十年文革,打到在地,弄壞了身體,病休在家,自己裝了電子管電視機,是樓裏第一個,每天全樓的小孩到他房間去看。
 
第三個是我的叔叔。在我爺爺奶奶的心目中,他是家族的光榮。叔叔從小不但讀書全校第一,而且動手能力極強,情商高。大學上的是軍校,學的是有保密性質的技術(具體不說了),前途無量。叔叔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友,非常聰明美麗溫柔,在南開大學讀書。大學畢業,組織找叔叔談話,不能和大地主家庭出身的女友繼續交往。為了前途,隻好分手。叔叔在偏僻的南疆,埋頭工作,一直到塊40才另外結婚。前女友後來留在南開教書,憂鬱了很久,嫁了同校的教授,文革中,夫妻一同被打倒,受不了折磨,自殺了。我奶奶非常喜歡這個前女友,講了很多她的故事,深深的惋惜。叔叔最後成了首屈一指的XX專家,大校軍銜,他的事跡八十年代還上了人民日報的頭版。離休後回故鄉當了大學教授。
 
我的公公婆婆,風華正茂時報名到山溝溝裏支內建設,待了一輩子。家從繁華的上海南京東路搬到農村一無所有的茅房,白手起家。孩子(LD)斷奶後,就交給城裏年邁的父母,從此母子分離,一年隻見兩次。
我父親,書呆子一個,明明最喜歡數學,但是為了“哪裏需要就到哪裏”,學了機械專業。畢業以後更是經曆了無數的運動,下鄉,挖防空洞,轉行,full time 搞革命,等到允許回到專業科研,已近半百,一身病痛。我媽媽下鄉巡回醫療,得了嚴重的胃出血,差點送命。
 
我們的父輩,比起電視劇風箏裏的失去生命的人已經幸運了許多。可他們經曆的折磨和痛苦有多少是人為的?多少是時代的悲劇?多少是互相傷害? 連“成功人士” 的背後,有多少傷痛?  他們又給他們的親人愛人帶來了多少傷害? 我們父輩的犧牲到底換來了什麽?
 
這是一個殘酷的年代, 令人心疼。
 
今天, 尤其是生活在西方的我們, 在一個恍如隔世的社會裏, 過著精致的個人主義的生活, 感謝 風箏,感謝柳雲龍 ,讓我們想起幾代前輩,他們受盡折磨的理想,奮鬥和人生。
 

 

曆史不再重演,祝願大家美滿幸福!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erdong' 的評論 : 謝謝爾東。希望你的親戚能夠善終。我叔叔的前女友太可惜了,才貌雙全,最後活在故人的心裏。
erdong 發表評論於
真是令人心痛的故事,特別是你叔叔的前女友。我的親戚中也有類似的情況。
縮頭烏龜 發表評論於
回複amyktao:
國民黨反動派才是畜生,國民黨反動派才為禍人間.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SL1234' 的評論 : 謝謝分享。很有意思。是的,那個年代成分太重要了。政治婚姻是很流行的。五十年代女大學生很少,更別說女醫大學生了。我母親曾經被組織介紹了一個土幹部,車接車送的追求,不過我媽嫌人沒文化太土,沒成。我媽她們當時是三劍客死黨閨蜜,除了文章中的大美女,還有一個,就是如此這般嫁給了大幹部,這幹部還好沒有太土,在北京當官,這個上海大小姐就一直生活在北京,文革中還出國醫療隊誌願亞非拉。話說,這好友還有一個哥哥,是個小K, 因為家裏有錢,遊手好閑,也追求我媽,請吃大餐之類,保證讓她一生吃穿不愁,老媽當時腦子一根筋,看的是才華人品,也沒成。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myktao' 的評論 : 謝謝評論。我查了維基百科,理論上講,共產黨認為黨性就是人性中最正麵的東西,所有黨性是至高無上的,高於人性。
SSL1234 發表評論於
真不知道當時那些人被什麽‘教育’的,不想用‘洗腦’這個詞。我爸爸是軍報的,愛上了一個日報記者,組織出麵‘不能和上海資本家的女兒交往’。我公公上清華想學數學,可是因為他爸在香港銀行工作過,數學係帶點保密、軍工性質,被迫改電機係。我媽的朋友是301的護士,院花,照顧抗美援朝傷兵,愣被一個土得掉渣的軍官娶到河北農村(組織談話)……說多了,都是淚。
amyktao 發表評論於
都是共產黨的畜牲為禍人間.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喬寧' 的評論 : 回複 '喬寧' 的評論 : 喬老爺駕到,有失遠迎。請坐請坐。 謝謝
喬寧 發表評論於
很傷感。
信仰建立在埋葬人性基礎上,已經無底線可言。這是“初衷”嗎?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wow 菲兒也來了,趕緊請坐,喝咖啡,謝謝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1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水沫來了,蓬蓽生輝:)太謝謝了。
是的,花容月貌的醫生,有外科一把刀的丈夫,36歲死於這麽容易被發現的疾病,令人惋惜。
水沫 發表評論於
zhiyan好文,都是那個年代令人心痛的故事,你母親的閨蜜最慘。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