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華歲月顏色談: 國防綠,技工藍,雞屎黃

上網衝浪,下網吃飯。禿筆寫我情,禿筆述我願。嬉笑怒罵皆由我,文章長短自隨便。有興趣進來看,搏您一笑我心願。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部電影芳華喚起無數六十上下的人群對於七十年代的回憶。不管這部電影劇本或拍攝的水平如何,也不管它敘述的故事如何,單就它涉及的年代是我們這些年紀在六十上下的人群當年的青春芳華年代就足以讓不少這把歲數的人想觀看它,更別提它敘說的故事,場景和情感變化,對於我們是如此的熟悉,不能忘懷。 本來這些往事已經在淡化,不願意再回憶,怕觸動內心的脆弱部分,可是當看到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這部電影時候,很多人不管是出於好奇心還是電影欣賞,都要去觀看這部電影,讓它引路帶自己回到那個自己的芳華歲月。

這次,我不打算談什麽黨軍文工團的事兒了,倒是想分享一下七十年代北京的一個有趣的特點: 滿城國防綠和技工藍。

國防綠,生活在外地小城的同輩人群可能不太熟悉也見得不多。但是,對於北京長大的同輩人群則是司空見慣的,抬頭低頭的,滿眼都是國防綠。所謂的國防綠,就是當年黨軍軍服的顏色。滿城國防綠,這意思說明白了,就是滿城軍人和穿著黨軍製服的平民。至於技工藍,這個詞是俺老漢發明的,意思是指當年北京和全國各地基本是平民穿藍製服,沒有幾樣其他色彩。咱黨軍當年是肥大折皺的國防綠為標誌,而咱黨嘴裏的主人,工人階級,是以藍色工作服為標誌的。 至於農民兄弟們,還沒有一個統一形象顏色。倒是宣傳中總是穿著對襟大褂頭上裹著一塊白毛巾。那個來自山西大寨的老漢奸農民陳永貴,後來被毛爺提拔成為管理農業的副總理大臣,就是始終頭上裹著一塊白毛巾作為標誌的。農民的標誌白頭巾一直沒有流行起來,不提也罷了。

從文革大瘋狂的六十年代後期到毛大爺死後的七十年代末期,北京這個紅朝首都聚集了大量的黨軍各種各級機關和駐軍。 當年全國普遍貧窮,即便黨軍也是一年發二身軍裝。再加上黨軍是農民出身,沒有平民和平時的概念,出來進去,食堂廁所的,都是一身國防綠。七十年代,黨軍大肆擴張。尤其是1977年,毛爺的傳承人華國鋒大搞擴軍,據說那二年黨軍數目達到四百五十萬人左右。除去黨軍各大總部兵種機關雲集北京外,各地黨軍來往和路過北京城遊玩,公幹的,那數目可能快趕上常駐北京的黨軍了。

俺當年作為中學生,喜歡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到處亂竄。印象最深的,就是北京滿街的黨軍群。 不管你是在北京火車站還是頤和園,不管是在長安街上還是小飯館裏,滿街國防綠啊。我曾寫了一篇文章回憶此事: 站在當時著名的王府井大街和長安街的路口,朝王府井大街裏張望,起碼三分之一人群是穿著國防綠的。我戲曰, 黨軍三分之一在北京,在北京的三分之一在逛街,逛街的三分之一在王府井大街, 公車裏三分之一是黨軍。

國防綠盛行是和當年紅幫大力宣傳黨軍有關。大概,這是人類曆史上第一次因為官方宣傳軍隊而造成的流行色彩吧。我不知道是否法西斯德國,蘇聯,日本,美國,英國和法國等等主要國家是否也曾流行過軍服和軍服顏色作為老百姓的流行色彩。 起碼在各種曆史照片裏還沒有見過咱紅朝首都的滿街國防綠的景象呐。 連晚清時期曆史照片裏,我也沒有看到幾個清軍混在大街上的百姓裏。

在我記憶裏,隨著文革大瘋狂進行和黨軍被鼓吹到天兵天將那樣的地位,黨軍製服在北京突然流行。尤其毛大爺身穿黨軍裝接見來京折騰的各地紅衛兵後,全國各地年輕人大概人人以身穿國防綠為榮。反正我是見過那些紅衛兵們整隊整群地穿著國防綠出來在大街小巷裏呼喊口號的。

但是,黨軍製服當年也不是隨便發放的。 黨軍服裝發放據說一年二身單軍服。 所以,麵對社會上的龐大需求,黨軍軍裝在北京也是一件難求的。 這就引起了當年北京城內外的另一件近乎犯罪的行為:飛帽子。 有渴望黨軍製服的北京混混們騎著自行車看到誰腦袋上戴著軍帽,從後麵騎過去,一把抓走。那被飛的隻好眼睜睜地看著軍帽被抓跑。走著的,總比跑著的慢麽。再說,事出突然,嚇得腿都軟了,哪裏還顧得上追啊。當年,我小學五年級左右吧,走在街上,被人從後麵一把飛走軍帽。嚇得直哆嗦呐。 最亂的時候,聽說還有半大孩子穿著軍裝被人直接扒下來的。六十年代末期七十年代初期,年輕人群到處尋找國防綠。我們院子裏的孩子們穿的軍裝都是家長們省下來的,這樣不用再花錢買技工藍了。附近另外一個院子裏的孩子們喜歡穿全套軍服,從腦袋上的軍帽再到腳下的解放鞋。 我一直不喜歡穿全身的。不是軍人,幹嘛要穿的跟軍人一樣呢? 穿著不花錢的衣服而已。 所以,我每次隻穿上身或者褲子,配上技工藍之類的百姓衣服。

說起國防綠,我記得在七十年代後期,北京的文藝青年裏不少喜歡模仿文工團範兒的。他們搞到全身國防綠,再加上一個軍挎, 腳蹬黑皮鞋。從後麵看整個一個黨軍幹部。當然,前麵沒有血紅的標誌。文藝青年們一般都長得文雅,穿上國防綠倒也挺“提氣”的,就是提升形象的意思。我們那個院子裏不少黨軍各部門的,不是全體屬於海軍空軍或者哪個總部的。 院子裏還真有幾家現役文工團的,比如總政歌舞團,軍樂團,二炮,鐵道兵,工程兵文工團等等。 所以,我時常看到文藝青年們出沒。

常駐北京的黨軍,來往北京的黨軍,再加上喜歡國防綠作為流行服裝的百姓群,在六十年代末期和七十年代整個十年,北京是半城國防綠,半城技工藍。還有半城的血紅旗幟,不見其他顏色啊。 公共汽車上尤其可以看到麵無表情的人們裹著這二種色彩望著窗外不吭聲。

也許因為當年不富裕吧,我經常看到現役黨軍人群手裏提溜著一口袋蔬菜,醬油醋之類的,或者推著自行車把小孩子從幼兒園接回來等家居生活場景。外地軍人帶老小來京玩,手裏抱著孩子,常被北京衛戍區的憲兵攔住。當時也有的軍風紀律要求軍人不得在街上抱孩子。那樣子的確像民兵。嗬嗬。 2000年以後,不知道何時開始不讓軍人著軍服在街上逛蕩買菜之類的。要求上街著便裝。這樣,北京不再是滿城國防綠, 看著舒服多了。七十年代後半期,軍服不再強力流行。毛大爺開始強調學工學農了。我們中學生間悄悄流行穿工作服。 此時,我的叔叔從黨軍早已轉業到北京化工總廠。他也發藍色工作服。我找他要了一件,穿上的感覺要比穿軍服好多了。這件技工藍,我一直穿到大學畢業,達六年之久啊。技工藍一直是北京乃至全國愚民們的服裝顏色。翻出我們78年上大學和其後四年的照片,你會看到,幾乎所有男生們都穿著技工藍。甚至連女生群也是如此,鮮有色彩。夏天的留影了,男女生們都是白汗衫,男生們一律藍褲子,女生們還有素色裙子表示一下性別。 嗚呼,毛大爺和紅幫不但強加紅色暴力意識形態於神州,甚至還強加了單調的國防綠技工藍血腥紅三種顏色於愚民群體。 這真是神州千古奇觀,可悲可歎可憐可氣可恨啊!

所幸改革開放後,隨著生活水平提高,服裝和顏色越加多彩多樣。我喜歡的技工藍也消失了。那是好事兒啊。神州有了活力,也有了色彩!

其實,除去國防綠外,文革初期還有一種“雞屎黃”黨軍舊製服。 上麵說的國防綠是65式軍服,也就是取消軍銜後的版本。而雞屎黃則是55年授銜後的軍服。肩膀上有四個洞可以佩戴軍銜。 它是土黃色,卡其布製成。我父母和二個叔叔都保留著這種55式軍裝。後來我一個叔叔轉業,送我一身國防綠。我當時很喜歡他的一件雞屎黃。可是沒有敢說出來。他轉業後常穿那件雞屎黃舊軍服,在我眼裏比稍新的國防綠要“派兒”多了。 “派兒,” 就是牛氣的意思。這裏不嫩念“pai” 而是老北京人的發音,類似“盤兒”。真正家裏有這種雞屎黃的,多是老軍人後代。一般城裏年輕人隻圖國防綠鮮亮。在我眼裏,這種“雞屎黃”更有分量。

還有一種仿國防綠也在民間流行過。 這種顏色要比黨軍的國防綠顏色淺些。也許是因為民間工廠出品,不能完全同黨軍國防綠一樣吧。當年北京孩子們也有不少穿這種仿國防綠衣服的。現在越南軍隊的製服顏色與當年的仿國防綠一樣。穿這種淺綠色服的,那是實在找不到國防綠的,將就穿著,總算接近國防綠的流行主流了嘛。

芳華歲月,也許身著國防綠讓有的人幸福感成就感強烈。也許身著技工藍讓有的人自豪興高采烈。令人諷刺的是,沒有人喜歡陳永貴的白頭巾。背後隱喻的是紅幫農民造反,奪取了江山,反而把農民打入另冊,從製度上歧視農民這個曾經賣命支持紅幫給紅幫打下天下的群體!也許咱毛爺當年一時疏忽,忘了穿一身對襟戴一條白毛巾。不然,當年紅朝愚民中流行的本來會是農民的標誌白頭巾麽!

當然,芳華歲月,雖然我們當年沒有多少選擇,但我們總還是有的穿呐。要是毛大爺再活二十年,神州百姓沒得穿,可真不是笑話,而是很可能的現實夢幻!

你不信,我信!

coach196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cheng2' 的評論 : 你說的雞屎老式黃軍服叫“老炮服”,肩上有兩個小洞(綴肩章用的)。比國防綠牛逼,一般人家沒有的
coach1960 發表評論於
70-74年很多中小城市都流行過“越南軍服”,就是把剩餘的援越軍服運送到工廠機關賣給平民。俺也穿過一套雞屎黃的越南軍裝
laocheng2 發表評論於
雞屎黃 又稱“銜服”, 最時髦; 還有, 將校尼的軍帽。 快, 真快, 四十多年了, 往事如煙。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有趣,學習了。謝謝。
白手套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哈哈,國防綠,技工藍,雞屎黃 都忘了這些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