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漁.鷺的《鯽魚蒸蛋》,懷念自己的同學

打印 (被閱讀 次)

 

婆婆說要做回鍋肉,我正好看到漁.鷺的《鍋包肉》,就點進去看,沒想到菜香裏還加了令人唏噓的愛情。

我隨後又看了《鯽魚蒸蛋》。這個菜我沒吃過,真是新鮮誘人。故事是常見的故事,但漁.鷺娓娓道來,讓人很象是在看一幅中國的水墨畫,平淡之中自有韻味。

文中講到鯽魚多刺,吃的時候要耐心挑刺,這讓我想起了我的大學同學雅。

雅是浙江人,皮膚微黑,細長臉,有略突出的顴骨,齊耳朵的短發,戴一副大眼鏡,性格開朗,笑起來有男孩子的爽快,沒有女孩子的靦腆。因為她容易讓人親近的笑,我們給了她“老鄉”的綽號。雅是我們班級裏年齡最小的,她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她酷愛金庸小說和酷愛吃魚。

如果在宿舍裏看到雅的話,她一定是手捧一本兒金庸小說,也不知道那些小說她究竟看了多少遍。晚上宿舍熄燈以後,搬個板凳,在走廊裏借著昏暗燈光讀金庸的女生,隻能是她,不可能有第二個。

如果食堂賣的有魚,雅一定會連跑帶跳地去買,買回來了沒多久,又見她急急忙忙跑去醫務室,因為喉嚨裏卡了魚刺。她是有魚必吃,吃了必卡,卡了也要繼續吃。因為這個,我們常常開她的玩笑,她總是哈哈一笑。

大學四年,她默默無聞,卻灑脫自然。畢業時,她愉快地回到了離家最近的城市。

一年後,噩耗傳來,雅出了車禍。他們同事一行三人出去遊玩兒,她坐了副駕駛的位置。出車禍的時候,司機本能地打方向盤,把她完全甩給撞上來的車,其他二人受了輕傷,隻是她,當場就沒了。

因為是出去玩兒,單位也沒有多少補償,我們同學一起湊了錢,派了代表送到她家裏。她的家在浙江農村,她下麵還有在讀書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家境不太好。本來她畢了業,可以為家裏分擔一些,改善一下家裏的情況,沒想到隻有一年,她就撒手人寰。

.鷺在文中末尾提到喬布斯的話:你不可能有預見性的將你生活中發生的點滴穿連起來;隻有在你回首過去時,你才會發現這點點滴滴之間的聯係。......

我在想,當年雅在學校裏總是被魚刺卡到是不是也暗示著她悲劇性的結局。

寫到這裏,我又看見雅穿著花夾克,任憑風吹著她的烏黑短發,她的臉上是大大的老鄉式的親切笑容。

如果天堂裏有魚吃,希望雅再也不要被卡到。

 

 

泥中隱士 發表評論於
這菜不好。蒸魚,蒸蛋做兩碗菜,別放一起。
人吃魚時要專心,不然會卡。
你的朋友車禍去世跟吃魚卡刺沒有關係。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是啊,太年輕了。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謝謝!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漁.鷺' 的評論 : 我還想感謝你的魚帶我飛上城頭呢:)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她那麽年輕,走得好可惜。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這道菜還有一個名:沙灘魚
漁.鷺 發表評論於
漁鷺很高興,總有朋友帶著鷺在城頭飛簷走壁。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