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年輪(八十)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八章 羊城遇險(7)

                              

三日後一個下午,天陰轉涼,感覺挺舒適。史秋生、傅安剛和胡小輝去南方大廈逛商店,我和餘江濤在宿舍洗衣服。董梅從火車站接來七個河南的學生,五男兩女。她把其中兩個男生安插到我們宿舍,為睡覺的事,鬧了一場小小的糾紛。

這倆男生一胖一瘦,瘦子個子比餘江濤還高,進屋就自報家門:“俺叫劉建安,他叫王豫生,打河南遂平農中來,請兩位大哥多照顧。”喲,嘴夠油的,還大哥呢,看他那張臉,起碼大我兩歲。

我朝他點頭招呼後,端起臉盆和江濤一起下樓去了。

“看見了吧,河南人,身上肯定長虱子,會過人的。”江濤輕蔑說道。

“不會吧,都是年輕人,又不是土農民。”我不以為然。

“難說,不是農中的嘛。反正要早點走,現已人滿為患了,越晚越麻煩。”

……

我倆在樓頂曬完衣服下來,還沒回到宿舍門口,就聽到屋內想起了如雷的鼾聲,好大陣仗!進門一看,兩個新來的正在呼呼大睡。那個叫劉建安的還算文明,穿著背心短褲,身上搭了半邊花被,側臥而眠。那個胖子睡姿可實在不雅,他赤裸上身,仰麵八叉躺在地上,那玩意兒把小花內褲頂得高高的;他張開大嘴,口水都流到胸膛上了,一肚子肥膘隨著“呼哧呼哧”的鼾聲有節奏地上下起伏打顫,鼾聲分貝估計球場都能聽見。

“得,誰家老母豬跑出來了,今晚上怎麽睡覺?”江濤怨氣大發。我也十分厭惡:“我最恨打鼾,這樣級別鼾聲也是第一次遇到,真受不了。”

突然“咣噹!”一聲,江濤故意將手中臉盆掉在地上,吵醒了瘦子。

“大哥,開飯啦?”劉建安一咕嚕坐起來問我,邊揉眼睛邊推胖子:“豫生,快起來,吃飯了。”胖子嘴裏嘟呶一句:“幹啥嘞?”翻過身去,鼾聲再起。

“是啊,我們都吃過了,再睡,沒得吃了。”江濤說完朝我竊笑兩聲。劉建安看了一眼窗外,發現被愚弄了,很不高興:“大哥,甭逗了,俺們在火車上站了一天,20幾個小時沒睡覺,讓俺再眯會兒。”

“你同夥這麽大鼾聲,晚上這麽多人怎樣睡覺?”我也不客氣了。

“你說王胖子啊,我和他在學校也不認識,是第一次合夥出來串聯,現在咋弄呢?”劉建安又推了胖子一把,毫無反映,這頭死豬!

“咋弄?讓他搬出去!”餘江濤提高聲調,想再次吵醒胖子。

“往哪搬?大哥,我們都來自五湖四海,相互將就點嘛,住不了幾天的。”劉建安此時睡意已消,語氣硬起來了。

“我管你往哪搬?學校有的是房子,找董老師啊。”江濤氣勢更盛,

他壓根瞧不起這幫“農二哥。”

“你這不是欺負人嗎?俺們也是董老師安排的,為啥讓俺出去?要搬你們搬!”劉建安說著站起身來。呦嗬!要幹仗啊?我往江濤身邊站了站。河南人真沖啊,要是史秋生三人都在,我們人多勢眾,他敢嗎?

“你要幹嘛?想打架?”江濤大怒,一腳踹開臉盆:“咣啷啷!”驚醒了胖子。

“咋啦?”王豫生翻身坐起,一臉茫然。

“死胖子快起來,人家要趕咱走哩,都怪你!”劉建安憤然拉開架勢。

雙方劍拔弩張,一場“交火”一觸即發……

“不要動手,有話好好說。”董梅推門進來,見王胖子光著上身,急忙退了出去,仍舊麵帶笑容:“你們出來,有什麽事商量解決嘛,別打架呀。”我把事情經過如此這般地向董梅說了一遍,問她:“你沒聽見鼾聲啊?這麽厲害,還讓人睡覺嗎?”董梅笑道:“我在三樓女生宿舍就聽見了,這鼾打的,是夠有水平的。這麽著,樓下有間雜物室,我找人打掃出來,待會兒叫他搬下去單住,好不好?”

住單間,那還不好?劉建安不再吭聲,王胖子正迷迷糊糊地穿褲子。媽的,真是傻人有傻福。

董梅真有能耐,三言兩語就平息了一場風波,她的微笑外交耍得遊刃有餘,應該去外交部工作。

 

“董老師,都三天了,車票還沒消息啊?”餘江濤臉色平和下來。

“喲,這我可沒辦法。車票緊張得很,要排隊等,市政府都反映到鐵道部去啦,著急沒有用啊,不過總能解決的。”董梅收斂起笑容。

“我們都來一個星期了,該輪到我們走了,再說,走一個少一個,也好減輕你的壓力呀。”我沒話找話,其實是想多糾纏她一會兒,美女總是吸引男人的,年齡大點無所謂。

“放心吧,我爭取盡快送走你們。”董梅咧嘴一笑,拍拍我肩。嗬,還動手摸我!我心中一陣蕩漾。她手形極美,又白又軟,指甲晶瑩剔透,剪得整整齊齊,真想捏她一把。

“唉,看來要陷在這兒啦。董老師,虎門在什麽地方?林則徐那個虎門什麽……”不知餘江濤又想說什麽?

“你是說林則徐虎門銷煙吧?虎門在東莞,離市區200裏地,太遠了,要是有興趣,你們去三元裏抗英紀念館看看吧,在白雲區,風景很美的,路也不遠。”董梅見我們不再提車票,又興致勃勃介紹起遊玩景點來。

“那就去逛逛吧,反正也走不了。”我這會兒反倒不急了,立刻讚同。不看白不看,增長點見識有啥不好。

 

翌日,按照董梅說的,我們在海珠廣場坐58路汽車,半個小時就到了終點站—廣州北郊三元裏。

三元裏人民抗英紀念館址位於廣園中路34號,三元裏村旁的三元古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郭沫若先生題寫的館名。

該廟是一座兩進一廡廊供奉北帝的道教神廟,寬11.38米,深20.88

米,有頭門、香亭、正殿、西廊和偏殿。前簷方石柱與山牆都連以奇石

坊,石坊大門上額書寫“三元古廟”四個大字。.青磚石腳硬山頂的屋脊飾以琉璃鼇魚寶珠,牆上繪有壁畫或圖案花紋,廟門前是小廣場,具有濃厚的廣州清代祠廟建築的特色。

                            

 

          三元裏抗英紀念館

 

館內陳列著三元裏抗英鬥爭的文物資料,擺放著當年抗英用的三星旗、武器、螺號、飛柬、揭帖、檄文等文物,還有抗英群眾繳獲的英軍槍支、刀劍和軍服,以及三元裏農民高擎三星旗在北帝神像前誓師抗英的場景複原圖等,真實再現了三元裏人民抗英鬥爭的史實。

 

廣州北郊的三元裏鄉人民有著反抗帝國主義的優良傳統。

1840年6 月,英國發動對華鴉片戰爭。1841年5月29日,英軍劫掠隊到三元裏一帶搶劫,侮辱菜農韋紹光的妻子。韋紹光等人忍無可忍與敵搏鬥,打死幾名英軍士兵。隨後,三元裏附近103鄉人民“義憤同赴”,組成反侵略武裝,抵禦英軍。5月30日清晨,數千名義勇逼近英

軍司令部所在的四方炮台,誘敵至牛欄崗,經過一天激戰,打死英軍200多人,三元裏人民大獲全勝。

                                                 

三元裏人民抗英紀念碑

 

為了永遠緬懷英烈們的英雄業績,廣州市人民政府於1958年在三元裏村旁建成了三元裏抗英紀念公園。公園內,四周綠樹環繞,莊嚴肅穆。一進公園,就可以看見大路兩旁種滿了樹,前方有數十級石梯,最上方矗立著三元裏人民抗英烈士紀念碑。碑高約10米,上麵鐫刻著兩行醒目大字“一八四一年廣州人民在三元裏反抗英帝國主義侵略鬥爭犧牲的烈士們永垂不朽!”

 

三元裏人民的武裝抗英鬥爭,是鴉片戰爭初期中國人民反侵略戰爭的一麵光輝旗幟,是近代中國人民自發的反侵略鬥爭的第一次戰鬥。它沉重地打擊了英國侵略者的囂張氣焰,有力地證明了人民群眾是反侵略

的主力軍。

三元裏抗英鬥爭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中國人民不畏強暴,敢於同西方強盜拚搏的鬥爭勇氣。它的勝利大長了中國人民反侵略鬥爭的誌氣,滅了英國侵略者的威風,鼓舞了中國人民的愛國信心,進一步暴露了清政府妥協退讓、腐敗賣國的反動本質

它向全世界揭示:中華民族是不可戰勝的!

它像一麵鮮豔的旗幟,激勵著英雄的中國人民再接再厲,把反侵略的鬥爭進行到底。

 

仰望著豐碑,我腦海裏不斷浮現先輩們同仇敵愾、奮勇殺敵、大敗侵略者的激戰場麵,一種酣暢淋漓,揚眉吐氣之感油然而生。

我們滿懷欽佩崇敬的心情,在紀念碑下唏噓蹉歎了好一陣,深切感念先輩的光輝業績,矢誌不忘革命英烈的英雄壯舉。

 

出公園再往北20裏便是著名的白雲山風景區,但聽說上山的遊人很多,交通擁擠,還要轉一次車。最重要的是還剩半天時間,現在去恐怕遊不了幾個景點,又怕晚了趕不回市區,還是改天再來吧。

 

我們不慌不忙往回走,在去車站的小路上有幾株矮香蕉樹,掛滿了一抓抓沉甸甸的香蕉,根根脹鼓鼓,綠油油的,十分誘人。

我見四周行人稀少,竄到樹前,雙腳一跳,伸手扯下一隻,剝開皮往嘴裏一送:“啊呀,呸呸!怎麽這樣澀口?”眾人大笑。

“還沒熟吧,你這饞貓,叫你偷吃!”餘江濤幸災樂禍地笑道。

“不可能沒熟,都幾月份啦?”我不服氣,爭辯道。

“肯定沒熟,街上賣的都是黃色的嘛。”胡小輝口氣篤定。

我們正爭執不下,對麵過來個農民裝束的老頭,我忙拿著香蕉向他請教。老頭一見,嗬嗬發笑,嘴裏“咿呀哇啦”給我說個不停,可惜一個字也聽不懂。

唉,這粵語比外語還難懂。算了,回去問董梅啦……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