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大街上有個拉二胡的華人

在未知的旅途中發現未知的自己
打印 (被閱讀 次)
三月裏公司有事,我過境去多倫多。辦完公事後,我照例去Yorkville 逛逛,這次還去了那裏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館(ROM),主要是想看看它的中國展品。
遠遠地看到ROM,它的現代派玻璃屋頂傾斜出來,遮住了慢車道上的一小片天日,閃閃地反射著四周的高樓大廈。氣溫很低,布魯爾街上的行人一個個都縮著脖子、裹緊了外套,迎著寒風低頭走路。


(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忽然,一陣幽幽的二胡聲傳進我的耳朵。它似乎是從冷冽的空氣裏穿刺過來,揚上、抑下,音符在轉換方向的時候會那麽抖一抖。也許是瞎子阿炳的聯想,二胡的聲音總給我一種淒涼、困苦的感覺,即使拉的是快樂的樂曲,在歡快中我也總會聽出一絲哀切。
二胡拉出的是熟悉的中國傳統旋律,但不知為何,我當時和現在都想不起具體是哪一首。有可能是《二泉映月》,也有可能是《梁祝》,我無法回憶起它的樂名來。
我順著音樂的方向看過去,隻見博物館大門一側的人行道上,坐著一位穿棉大衣、戴棉帽子的華人大伯。那段人行道特別寬敞,他雖然穿得臃腫,遠遠看去還是十分渺小,而從他那二胡弦下飄出的音樂卻顯得格外響亮。
(拉二胡的華人,特地在臉上打了馬賽克)
因為我是從另一個方向走向博物館,沒有經過他坐的地方,也就沒有停下,徑直進了大門。那天可能是因為多倫多中小學正在放春假,訪客特別多,不少小孩子興奮地跑來跑去,售票處排著隊,大廳裏特別熱鬧。我購票、看導遊圖,暫時忘記了外麵拉二胡的華人大伯。
(博物館大廳)
ROM收藏的中國藏品,在全北美的博物館裏堪稱一二。我驚喜地發現,大廳裏的那些嘰嘰喳喳的小孩子都去了地下一層,去看巡回展覽的大鯨魚去了。寬闊的中國館裏非常安靜,足以讓我慢慢欣賞展品、閱讀文字介紹、找角度拍照。
 
(明代銅佛像)

正如二胡總讓我想起電影裏中國鄉村的景色,我看到那些滄桑而又美麗的古代佛像和瓷器,又不由記起外麵拉二胡的華人大伯來。一連串的問題在我的腦子裏閃過:他是誰?在大街上拉二胡,是為了掙錢嗎?(我猜是。)但他穿著很整齊幹淨,一點沒有窮困潦倒的樣子。為什麽他還帶著一個行李車,車上放滿了大包小包?他是沒地方住?這個可能性很小,或許他隻是在製造這個印象。他這樣拉半天,能掙多少錢?至少在我走向博物館大門的那段時間裏,沒有一個行人放慢腳步,更不用說給錢了。天多冷啊,而且現在人們都刷卡了,口袋裏很少會有零錢…… 但他為什麽需要用這種方式掙錢,即使是零花錢?他的家人是怎麽想的?

我在曼哈頓中央公園和巴黎的塞納河邊見過華人擺攤為遊客畫像,但極少看見過華裔街頭音樂藝人,特別是老人。我是不是少見多怪?
接下去的問題就是,我剛才該不該給他錢?為什麽我沒有,是不是我在回避這位同胞,回避這個問題?如果他還在,我應該給錢嗎?
我這是在杞人憂天了!一向具有強大好奇心的我,想到這裏忍不住就往樓下跑去,穿過熙熙攘攘的前廳,走到玻璃大門前。拉二胡的華人大伯已經不在那裏了,他的二胡聲,也隻剩下了我耳膜裏的回音。
不知為什麽,我大大鬆了一口氣。我不能想象自己走上前去,掏出錢包,抽出區區一張五元紙幣,放到他伸出的手裏。我更不能想象自己和他對視…… 他的眼神會是怎樣的?他會說什麽?用中文說嗎?
我回到中國館,繼續欣賞來自故土的古代瑰寶:戰國青銅器、東晉佛像、唐三彩、明代五彩瓷器……
 

 

最後,我來到一座明代豪門墳墓,祖大壽將軍陵墓:

 

這時,我的腦海裏再次響起了幽幽的二胡聲,夾帶著冷洌的寒風,隻是我再分不清它究竟是加拿大的風,還是吹自中國的風,而這音樂卻是更清淒、更哀切、更深遠了。
 


(大力推薦 ROM,不僅中國館,它的歐洲館、古埃及館、加拿大本土館以及自然曆史館,都非常好。)


* * *

再貼幾張ROM中國館收藏的古代瓷器



(唐三彩)



(清代鼻煙壺)



(雍正粉彩)




(明清青花)


* * * * *

 

 

 

吃出健康 發表評論於
這個拉二胡的老人不見的是被生活所迫,可能是愛好,華人一般都勤奮和要麵子,寧可通過打工掙錢糊口,也不在外麵求施舍。荔枝拍的這幾張照片我也看過,感覺親切。問好荔枝!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街頭賣藝的人各有原因,不一定都為生活所迫。有時間就停步欣賞,有零錢就給。我現在不糾結各人的具體情況了。

去年夏天去ROM,荔枝拍的這些我們都看到了。謝謝分享,又跟著參觀了一遍。
以前在外國博物館看見中國文物覺得很親切,但現在總想著這些東西怎樣流落出來的。
夏圓 發表評論於
不知怎麽的,心裏有點隱隱作痛,但願他是出於enjoy,而不是生活所迫。
美女記者視角獨特,向人們述說著平凡和不平凡的故事。。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這一定是當年的文藝青年,願他平安!有時候,高手在民間。感謝分享!
紅裙綠意 發表評論於
博物館地下室曾經展出過兵馬俑,參觀的人那個多呀。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肯定是生活所迫吧,要不大冷天的,誰願意在外呆著?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新奧爾良是爵士音樂之都,街上奏樂的就等於擺攤賣紀念品的,是旅遊事業的一部分。菲兒那邊沒有地鐵的吧,如果地鐵裏聽音樂三步一回頭,上班都要遲到啦,地鐵裏有很多不錯的樂手,有的還帶擴音器,很悠揚,走老遠還聽見 :))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魔羯鼠養貓' 的評論 :

"對他而言就是份工作"

你這個角度也很有意思!如果把他們當作因貧窮而變相乞討,那我給錢是出於同情;如果把他理解成一份工作,那就不是基於同情了,也就是說,如果你不喜歡他奏的樂,或今天不想聽音樂,就完全可以不去“購買”他的音樂,也就不會有人來指責你沒有同情心。

這個話題越來越有意思了,謝謝留言!
魔羯鼠養貓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對他而言就是份工作。工作沒啥高低貴賤之分,憑本事吃飯,挺好的,你大大方方的欣賞,大大方方的付錢就是對他和他的工作的尊重。
我在波士頓地鐵裏也遇過一位,聽到鄉音很感動,就過去給他說,真好聽,謝謝!然後放零錢,他微笑示意,沒有尷尬或窘迫。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我們在新奧爾良路邊也是看到很多有才的藝人,有的是動的,有的是不動,有的是真人,有的是假人。去年聖誕在坎昆也是,女兒特意跑過去放錢,音樂是泰坦尼克裏麵,特別打動人,我都是一步三回頭的。 :)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的評論 :

我有個國內的熟人去了法國,他學過畫,但不從事藝術職業。到巴黎後有正式工作,但周末也到聖母院外麵去為遊人畫像,賺些外快。後來其他擺攤畫像的人不樂意了,說我們是真正搞藝術的,或是藝術學生,你一個有正式收入的人還來跟我們搶生意。看來也不是所有的賣藝人都是為了糊口謀生。

博物館要擴建,原來的老樓不夠用了,就加造了現代風格的大廳,和你們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差不多意思。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原來我們這裏最熱鬧的大街上有個拉小提琴的中國人,拉得有點破,據說已娶了外國女人。
後來不知為何事上法庭,還找留學生去翻譯。
我覺得有時如果沒有什麽藝術夢,該做什麽做什麽去,反而簡單,因為外國人會玩樂器會作曲的太多了,但隻是業餘愛好。
皇家博物館建築很有特色呀,令人神往。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這位老伯伯不是華人,而是白人、黑人或其它族裔,不知大家會怎麽想?因為地鐵裏、市中心到處有這樣的。還有露宿街頭的呢?那些才是真正的無家可歸的人 ...... 唉,想得太多了是不是。

和平飯店的老人爵士樂隊,連克林頓都去聽過,現在還有,但都不是原來的那批了。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南島比我更暖心。因為我那次沒給,之後想了好幾天。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問好梅子,二胡拉得好是很好聽的。街頭拉琴賺些零錢補貼家用,這不奇怪,但我疑惑的是這樣大包小包的拉著行李。這個畫麵揮之不去。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子喬好,舊金山的華人曆史悠久,博物館一定有更多精彩的藏品。我去過紐約的大都市博物館,他們的中國館藏品還沒有多倫多的豐富。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貓姨' 的評論 :

“他都不尷尬你尷尬什麽
肚子飽了才會想麵子裏子的 ”

現在想想,你這句話是對的,看來我的心還是有點冷。當時想到另一個方向去了,就是為什麽家人不去幫助他。中國人的家庭觀念比別的族裔重,不會讓老人淪落到這個地步。我還想到,還應該告訴他,要去尋求當地政府的支助,加拿大的福利和濟貧都是很好的。

謝謝留言。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濱遜飄流記' 的評論 :

魯濱遜這句話說得好極了。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好。看來我還是見得少,我那個城市還沒見過華裔老人賣藝,小青年偶爾有。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我也這樣,我甚至希望他不是真正缺錢。問好鬆鬆。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街頭賣藝是大都市的一道風景,唐人也好,鬼佬也好,都熟視無睹了,根本就不會為給不給錢而糾集,因此而作道德評判是多此一舉了。此刻想起了和平飯店老年爵士樂隊,老伯伯們鹹魚翻身趕上了好時光,80年代一路風光過來,真是不同人不同樂器不同命。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我們這也見過兩、三個這樣的中國老人在街邊拉二胡,有一個藝高聲好,有一個拉的聲音簡直是噪音。開始時我也給過硬幣,後來就沒再給了。但如果像你所見的這種寒冷大街上的表演,我會給的。: )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喜歡這樣的藝術博物館,看到那個拉二胡的老人,不由讓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在悉尼也有這樣兩位老人,這兩年不見了,每次看見一定會給些零錢,孩子小的時候,我曾有意讓孩子學二胡的,可是後來孩子興趣不大,就不了了之。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明青花真漂亮。北美最大的亞洲藝術博物館在舊金山,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國館, 有不少好東西, 荔枝下次有機會來舊金山,一定會喜歡。
魯濱遜飄流記 發表評論於
比寒流更冷漠的是人心
貓姨 發表評論於
真沉得住氣,還能看下去
還用問嗎, 這麽冷的天他會喜歡在外麵涼快?
為了自己不糾結不尷尬, 於是回避
他都不尷尬你尷尬什麽
肚子飽了才會想麵子裏子的

該不該給他錢?為什麽我沒有,是不是我在回避這位同胞
cxyz 發表評論於
多倫多地鐵站街頭經常看到藝人演奏,有華人, 也有其他種族, 經過時會往他們的盒子裏投進去些硬幣。
這樣的表演形式收入真是少之又少,這總是讓我猜測他們坐在那裏不僅僅是為了掙錢。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看來他生活不易啊,希望這位二胡演奏家一切安好。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ty' 的評論 :

很高興你也喜歡ROM,我這是第二次去,沒時間看完,下次還要再認真看歐洲館。謝謝留言。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弄弄和我一樣,容易糾結 :)
rty 發表評論於
ROM is surprisingly nice. I never heard of it before and I went there just because I bought that bundle tickets, Casa Loma, Ontario Science, Aquarium, CN tower and ROM. You can see Canadian Tax dollars were put to good use.

I would donate money to the erhu player if I were there.
rty 發表評論於
ROM is surprisingly nice. I never heard of it before and I went there just because I bought that bundle tickets.

I would donate money if I heard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我也是見人就一串這問題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洋蔥炒雞蛋' 的評論 :

洋蔥說得不錯,這麽冷的天氣,他還是想賺些錢。尷尬的是我。問好!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地鐵經常有華人在那裏演奏,有些親切也有些難過。”

確實是這種感覺!一講到城外瀟灑了一圈回來了?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ovNordstrom' 的評論 :

“搞得我至今心裏很難過。”

我糾結的就是你這種感覺,我還以為是我自己矯情呢!這家博物館所在的街也是名牌商店雲集。謝謝來訪。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llowNature' 的評論 :

“墳墓是怎樣從中國漂洋過海到了多倫多的?”

我也有這個問題,等下去查查,補充進去。西方博物館有很多藏品都是“殖民主義者掠奪過來的”。
洋蔥炒雞蛋 發表評論於
荔枝好。理解這種糾結。我一般會給一些,因為這是他想要的,給了就不會錯。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看見一人穿著前蘇聯軍服,手風琴在拉卡秋莎,”

俄羅斯人在街頭拉卡秋莎,旁邊一個中國人傾聽,五湖兄這個畫麵太棒了,我借去了。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肯定是《二泉映月》,《梁祝》以拉小提琴居多,能有二胡譜子的不多。華人生活不易哈。下MTA地鐵經常有華人在那裏演奏,有些親切也有些難過。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橫跨太平洋' 的評論 :

多倫多這樣的地方一定有不少中國藝術家,也豐富了加拿大的文化。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這倆曲旋律差別很大嘛。”

川兄嘲笑我是不是 :) 風大,沒聽清!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這種場合下聽到二胡琴聲,肯定是會想到阿炳。”

二郎也有這種感覺,看來不是我的胡思亂想了。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我想這人選擇在博物館大門口拉琴,也是有這種用意的。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最近去溫哥華,在奢侈品雲集的Robson街頭,有華人老人拉琴,我給了5刀,他居然對我深鞠了一躬。搞得我至今心裏很難過。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以前去參觀過, 真好奇, 墳墓是怎樣從中國漂洋過海到了多倫多的? 一定有很多的故事。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大多數時候,街頭音樂家帶來的都是快樂,但有時也讓人心疼。多年前在法國Starsburg,看見一人穿著前蘇聯軍服,手風琴在拉卡秋莎,其他人聽而不聞,隻有我住足,他很高興,拉得很起勁,最後我給了錢,是應該的,知音嘛
橫跨太平洋 發表評論於
多倫多有著名的二胡演奏家高韶清。其父高先生也拉二胡。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這種場合下聽到二胡琴聲,肯定是會想到阿炳。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荔枝100' 的評論 : 應該說是很好的combine:)
cng 發表評論於
"有可能是《二泉映月》,也有可能是《梁祝》"

唉,看來是老先生學藝不精,這倆曲旋律差別很大嘛。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哈,菲兒,不是博物館帖,寫的是二胡,配了幾張博物館照片 :))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很好的藝術博物館帖!:0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