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有始有終的紫珍珠

打印 (被閱讀 次)

溫哥華紫色的花很多,人們可以如數家珍一大串, 如紫花酢漿草、矮牽牛、紫花地丁、波斯菊、紫茉莉、紫羅蘭、小韭蘭、鬆果菊、夏堇、勿忘我、錦葵、紫藤花......

我對紫色沒有特別的偏愛,可是當紫色花開的時候,我仍會婉約地讚美幾句,比如:紫色的丁香在雨中散著淡淡的憂傷;紫藤花從天空垂下一片紫色花簾,陽光穿過密密的藤蔓灑下斑駁的相思的影子;你在簾後站著,望著牆角的一朵紫花地丁,它是落入凡間的紫色精靈吧,用一雙純淨的眼睛在打量這精彩的世界;還有林邊的一叢叢紫色的勿忘我,串起細碎的思念,舞醉了春風……

紫色不如紅色耀眼,獨愛紫色的人,其實愛的是一種心情,一種主觀化的回憶。在每晚的夢裏,天空中飄的雨可以是紫色的,搖曳著紫色的心事,去到遙遠的紫陌紅塵裏。走過的路,經過的風景,傷感和爛漫是紫色的,是誰把離歌寫進紫色的信箋,把心事暈染成深深淺淺的紫色?

武俠小說大家金庸和梁羽生也很偏愛紫衣的女人,毫不吝嗇地描寫她們的美麗:

如袁紫衣, 原文:“馬背上乘著一個紫衣女子,隻因那馬跑得實在太快,女子的麵貌沒瞧清楚,但見她背影苗條,穩穩的端坐在馬背。”“胡斐早已看清來人是個妙齡少女。但見她身穿紫衣,身材苗條,正是途中所遇哪個騎白馬的女子。隻見她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臉色雖然微黑,卻掩不了姿形秀麗,容光照人。”“但停刀一看,卻是個娉婷嫋娜的女郎,她聲音爽脆清亮,人人均覺動聽之至。”“見她身材苗條,體態婀娜,似乎並不會武”……

她除了在回疆呆得久了受到的紫外線強了些有些微黑之外,身材,長相,氣質,聲音無不是美女的標準。

還有雲蕾那件頗有意義的紫衣: 雲蕾一件一件地撕下去,突然停下手來。她手上提起的是一件紫色的羅衣,記得露了女兒本相之後,第一晚換的就是這件衣裳,記得那時張丹楓露出異樣的目光,嘖嘖的稱讚自己的美麗。雲蕾歎了口氣,把羅衣一展,瞧了又瞧,這是張丹楓讚賞過的衣裳啊!她輕輕地撫摸那柔軟的絲綢,又輕輕地把衣裳折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好,不再撕下去了。

......古墓燈影,朦朧柔美,映照著雲蕾那絕世容顏,張丹楓那異樣的目光中,雲蕾該是何等的美麗!淡紫風華,長發垂腰,眼光若水,亦憐亦喜,盈盈光華……”

 

我這個花迷見過不少紫色的花,但紫色的如珍珠般的漿果卻並不常有。除了紫色的葡萄,我最喜歡紫珠草。 深秋時節,它的串串紫色漿果掛在綠色的枝葉間,和深海底撈出的最高等級的珍珠差不多大小,煜煜生輝,美得幾乎讓人忘記了它的主要功用是止血散瘀,它的根葉全年可以入藥。如此亮眼的觀果植物,應該置於殿堂細細觀賞,怎舍得采它的根,切片曬幹,又怎舍得用它碧綠的尖卵形葉子配置成注射液,用於治療胃腸道出血和手術後出血?

看到紫珠草耀亮的秋實,我終於相信愛是有始有終的。愛這個仙子,最初穿著紫色的裙裳,如美麗的蝴蝶在枝頭嬉戲。天涼時,她換上紫色的袍子,躲在秋光背後沉睡。大灰狼成了她的好朋友,小兔子對著她唱“不開不開我不開,我要等媽媽”,七個小侏儒在高高的穀堆旁邊與她玩捉迷藏。她笑得花枝亂顫,笑出的眼淚落在袍子上,在秋霜中凍成了一顆顆紫色的圓珠 -親愛的,我並沒有忘記你, 我把最後一縷暗香做成了珍珠,深藏在思念的海洋裏。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真愛情是有始無終的!
Amy_Yang 發表評論於
Thank you!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