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我是假洋鬼子(上)

打印 (被閱讀 次)

前段時間,都是兩年回一次國。那一年,因為孩子年邁的爺爺身體一直不太平,又在電話裏流露出對孫子的深深思念,我怕讓老人家落下什麽終身遺憾,所以孩子一放春假,就帶著他回到了闊別了多年的故鄉。

如果我一個人回去,是可以將就住在家裏的,第一次回國就是住家裏,因為屋裏屋外一樣冷,除了長凍瘡,還不能天天洗澡,三天,是最大的極限,沒有洗澡的第三天,感覺皮膚的肥沃程度,可以用來種點什麽菌了。我知道兒子絕對忍受不了這個,所以回去前就跟家裏商量好,在四星賓館裏訂好了房間。

飛機到達上海已經是傍晚,再搭親友的車回到家,已經晚間九、十點多鍾了。匆忙地見了下父母和孩子的爺爺奶奶,就趕緊去了訂好的賓館。賓館的裝璜是一流的,可是一走進房間,就傻了眼,看上去七成新的地毯上,好多被煙頭燙傷的斑點,而且地毯顯然很不幹淨,兒子習慣了穿襪子在地毯上走來走去,結果我放好東西就發現他的白襪子已經灰掉了,我隻好讓他穿上那種紙質的拖鞋,誰知他穿著去了趟洗手間,打了個滑,雖然沒有跌倒,但是腳扭了一下,這剛回到故土,他就負了輕傷了。沒有辦法,隻好讓他換上旅遊鞋,他才能正常走路。才正常走了會兒,突然又喊,“ 媽媽,你看這個是什麽?” 我順著他的手指的方向一看,原來是那種宣傳,還有很暴露的俗媚圖片和電話,好在兒子的中文還沒有靈光到可以讀懂那種兒童不易的宣傳,我什麽也不解釋,就扔到了垃圾堆裏。轉過身去檢查被子,發現一床很潔淨, 另一床卻有股淡淡的煙味,靠被頭處還有幾塊汙跡,這怎麽行,萬一有人睡過,萬一什麽人還兒童不宜地睡過,那太可怕了,不行,這床睡不下去。想到這裏已經全身發癢,我要喊服務員給換一換。

跑到他們的值班室, 臉上堆滿了討好的笑容,再把家鄉話一說,嘿嘿,那值班經理思考片刻就答應來看看,我回到房間裏安靜等待,十幾分鍾後她來了,看上去很認真地檢查一翻後說,“ 這個沒有人睡過,我們認識疊痕。” 說著她就要走,我不能前功盡棄啊,拉住她說,“你聞聞有煙味啊,而且這裏都髒了一塊了。”她底下頭聞了下說:“ 哦,換了一段時間了,這個房間以前是一個人住的,他沒有睡這張床,所以沒有換,可能他坐過這裏。”

坐過和睡過有很大區別麽?

我再次請求她給我換一床被子, 因為聞著那來曆不明的煙味,看著那團坐出來的汙跡,對於想象力比較豐富的我是無法入睡的。

她居然還說,“ 家裏也有煙味啊,我們是白色床單,所以容易顯髒,家裏的花被子,看不出髒了。” 我沒有辦法,隻好跟她解釋 我剛做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從加拿大來,真的不習慣房間裏有這樣的氣味和汙漬,請求給換床幹淨的,不然將一夜無眠。

她從上到下來回打量了我好幾遍,又看了眼完全聽傻了的兒子,答:“ 我不跟你急了,不跟你急了,我馬上找人帶你換,祝你旅行愉快!”

她轉身出去了,我等了會沒有來,出去看看,聽見有人在值班室那頭喊:“拜托啊,你去換一下805的床單,他什麽的,這麽晚了,來了兩個假洋鬼子!”                     

被人稱做假洋鬼子,的確不舒服,但是夜深人靜的時候跟人打口水仗也沒有那個精神了,看她們給換了雪白嶄新的一床被子,氣也就消了。

其實從入境那會兒開始,從邊境官員的眼中我就讀到了那四個字了,雖然他們用英文問我問題,我也用英文回答他們問題,但是他們對我們這些 “假洋鬼子”的態度是有別於真洋鬼子的。 嘿, 人就是這樣,你明明和他一樣的皮膚一樣的臉,卻偏偏拿著外國護照,他的心裏對我們肯定有些特殊的想法,或者還有幾分不理解吧。

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我們似乎在哪兒都是客了。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共同的感觸啊!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國內的服務,隻能嗬嗬了。說實話,我很怕住國內酒店,哪怕最高級別,都覺得不幹淨。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是的啊,大多數人都有潔癖,我家鄉下嬸嬸來住,也要給她全新的被子,人家嘴上不講,心裏知道我們尊敬她!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Norstar' 的評論 : 謝謝你的經驗之談:))
cxyz 發表評論於
住過國內的四星五星, 感覺服務和清潔程度都不能讓人完全放心。
Norstar 發表評論於
回國最好住總部在美國的酒店,一般服務和衛生差不道哪裏去,實在不行還可以回來後找總部告狀(這是國內分店不敢太差勁的原因之一)。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韭菜周末愉快!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都有同感!祝橄欖枝周末愉快!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asonkahn' 的評論 : 這個嘛,是你的看法咯:)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國鐵樹' 的評論 : 每座城市都有美的地方,也有不盡人意的地方。。。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神迷' 的評論 : 這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jasonkahn 發表評論於
個人體會:在越是開放比較充分的城市,對國外客戶的區別對待越是在減少。遇到服務質量問題,反映問題要求解決盡量就事論事,未必需要強調自己的國外身份,該解決的問題不論是國內客戶還是國外客戶都應該解決。其實國外呆久了不意味著適應性就差了,即使在美國加拿大也避免不了開車到半夜高速邊上找個小MOTEL價格不菲也有煙味(或許大麻?)或不滿意的地方,那時也得習慣不是?

其實上海常住的假洋鬼子也有幾十萬,過客更多。但常住的一般都知道其實那美國加拿大護照在中國除了少交點稅沒啥用,帶不來其他啥優待:-)
南國鐵樹 發表評論於
我這次回去,也碰到一次煙味很大的房間。找到酒店前台,他們上來檢查,馬上給換了。最滿意是在宜昌。
神迷 發表評論於
想來想去,中國的護照不能丟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裙綠意' 的評論 : 好人是大多數,我寫得口罩那篇就是另外的感覺。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zl9876' 的評論 : 是的,我的孩子屬於能夠忍耐的,不然真不知道怎麽辦!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人口太多,很多事兒就難辦了!
紅裙綠意 發表評論於
好像我還幸運,重慶人都熱情友好,還有人會說,“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國外長大的”,問怎麽講,“看他們好老實嘛”。
mzl9876 發表評論於
哎,這類的事情在國內時常發生的,隻能湊合將就將就,我們這一代人是到哪都是二類待遇啊。
主要是孩子很難適應,更沒法將就的。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哎,這種酒店真是讓人住得不放心。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我們到哪兒都是客了,除了自己的一畝三分田。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國內的酒店同為四星差別可能會很大, 我們帶兒子回國, 他也是諸多的不習慣。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可不就是嘛,還有更奇的呢!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拔根頭發就能幫人,實際上是一個恩賜,但不是人人懂得!
曉青 發表評論於
真是啥人都有。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這種酒店是有些怕人。 我們有次在地鐵裏和女兒講幾句英文,那個時候女兒不愛講中文,人也小,也被人家說。最主要的是她坐在我和女兒的中間,請她和我們換一下位置我可以和女兒在一起,她白白眼不肯,還故意打電話給她的朋友罵我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