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見證隔離派

富裕自己,造福他人。 讓自己開心,讓身邊的每個人開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是見證隔離派

by BayFamily

我是見證隔離派(Segwit),俗稱核心黨人。雖然我不齒於核心黨的很多做法,比如reddit上的言論管製,開發組內部排斥異己。但是從技術角度來看,我認為見證隔離派技術路線是對的。

比特幣擴容之爭愈演愈烈。(Segwit)見證隔離派和(big blocker)大區塊派的殊死搏鬥從比特幣創立之初就開始了,一直到今年8-11月份達到最高潮。現在雖然平淡了下去,但是恐怕兩派之間的纏鬥會持續幾十年。 世上很多偉大的運動的開始到興盛都符合這樣一個規律。

1.一個奇特新穎的想法,橫空出世
2.一群狂熱鐵杆份子追捧
3.漸漸勢力變大,生存危機過去,狂熱分子因為很小的一個事件,意見不同意,分成兩派或者多派
4.進入主流,外部壓力消失,兩派為奪權進行生死搏鬥
5.短期激烈矛盾告一段落,變成長期派係鬥爭,漸漸腐朽沒落,成為社會進步的阻力
6.又一個新的想法,橫空出世

有人說,比特幣的發展史可以看到伊斯蘭教的影子,遜尼派和什葉派因為繼承人的事情,互相仇恨和千年。也有人說比特幣如中國革命,一開始,為了打倒滿清和軍閥,誕生了國民黨和共產黨,隨後分家。當然你要可以把比特幣的曆史看成共產黨的革命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革命勝利了,毛劉兩派就開始分家撕鬥了。

先簡單科普一下技術層麵的事情,什麽是見證隔離,什麽是大區塊。

比特幣在創立之初,一個block的大小被限定在1M,中本聰自己的解釋說,擔心區塊大了,會容易被黑客利用。他認為隨著交易量的增大,

block的大小應該同步放大。這點上他的討論本大區塊派反複引用。認為見證分離派違背了創始人的意願。如果從宗教情節上看,大區塊派應該屬於原旨主義者。而見證分離派認為,加大區塊的容量是沒有意義的,及時放大十倍,仍然無法最終滿足全世界的交易。必須靠側鏈和閃電網來擴容。而閃電網的擴容必須依靠修改原來主鏈上的數字簽名的存儲方式。需要把數字前麵,就是支付的見證部分分離到另外一個文件中。 這就是見證分離派這個名詞的來源。 從宗教意義上看,見證分離派屬於改良派。

如果你把見證分離派和大區塊派關在一個屋子裏,他們爭吵的對話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

核心黨,“喂,老兄,咱們的隊伍一天天壯大,法幣(fiat)快被咱們顛覆了,慶祝一下?“

大塊黨,”慶祝個球啊,Visa一秒鍾的交易能力是幾百萬,咱們是七次, 都堵成北京二環了,咱們把區塊改改大吧,1MB實在不適應人民日益增長的交易需要啦, 不擴大區塊大小,我怎麽用比特幣買咖啡啊”

核心黨“ 改改改,改你個頭啊,你別忘了,比特幣所有的交易都存在public ledger上,俺家的硬盤都快爆炸了,網絡的節點數越來越少,你再擴大比特幣就全完了,節點要多大的硬盤啊。你沒看見節點數年年在下降”

大塊黨,“你別嚇唬我,摩爾定律你懂不懂,硬盤越來越便宜你知道不? 就算明天咱們把區塊擴大到1個G,你買個100T的硬盤,要幾十年才能填滿,你有啥好擔心的“

核心黨,”那終極之戰呢? 你聽說過中國的萬裏長城不? 100T的數據咋跨越長城呢?100T的數據怎樣上TOR呢?“

大塊黨”別嚇唬我,哪有啥終極之戰,就算有終極之戰,對付政府的最好辦法是人海戰術,你懂不懂,要是每個屌絲都用比特幣買咖啡了,終極之戰來臨那天,政府不讓大家買咖啡了,他們就會揭竿而起。你要是把比特幣弄成一個結算網絡,終極之戰來臨那天,誰管你啊“

核心黨“你是不是懷有二心啊,怎麽天天想加大區塊大小啊,我瞅你們那幫小子都是礦工,而且用ASIC挖礦,是不是為了你的礦場賺錢,天天催著擴大啊”

大塊黨“你是不是申請了閃電網的專利啊,主鏈不讓擴容,這樣閃電網以後你就可以恨得勁的收費啊”

核心黨“狠得勁收費,我,我幹嘛要害死比特幣啊,比特幣可是我一手撫養大的啊”

大塊黨,“你小子是不是GMBOX那場風暴,把比特幣都丟光了啊,這是堵死比特幣,弄死比特幣的節奏,然後趁機低價撿漏啊”

核心黨“你是不是偷偷買了不少以太坊,辣條啊,弄死比特幣然後發財啊”

大塊黨“血口噴人,你違背的中本聰先生的訓誡,算力為王”

核心黨“啥算力為王,俺們要的就是算力去中心化,特別你們是躲在萬裏長城後麵的算力,我要弄個比特金BTG,終結你們ASCI的算力”

大塊黨“你們這是,開發中心化,也違背中本聰先生的原意,我要弄個比特現金(BCH),和你們分道揚鑣”

-------

你瞧,本來的一個技術問題,漸漸變成了一個政治問題,人格問題。吵到這裏,你知道這已經是不可調和的矛盾了。 我們人類解決不可調節的矛盾,經驗豐富,最常用的辦法就是肉體消滅對方。 於是有了香港協議,紐約協議,於是有了硬分叉,bitcoin cash,bitcoin Gold,有了算力攻擊,有了11月份凍僵BTC的技術建議。

見證隔離派和大區塊派的意見我看了很多。總的來說,我覺得見證隔離派占了上風。讓比特幣唯一能夠滅亡的其實是政府,而且必須是大國的聯合行動。可惜的是大部分政府現在可能還沒明白過來這個問題。

明白過來最快的是各種專製政府。你瞧禁止比特幣的急先鋒是委瑞內拉,越南,摩洛哥。因為他們知道比特幣最先動搖的是這些專製政府脆弱的法幣。

天朝還有點稀裏糊塗的。其實比特幣終結的是美元霸權,天朝這樣的比特幣礦業大國趁機可以上位。不抓住時機,反而搞起來了不許片板下海的鎖國政策。和當年燒了鄭和寶船的傻瓜官員們是一個路數。

巴菲特(可能是謠傳)說,如果中國政府都禁不了比特幣,其他國家就不要想了。我覺得他說的不一定對,世上隻有一個國家可以禁掉比特幣,那就是三胖領導的國家。除非人類社會重回那個時代,比特幣恐怕很難根除。

在我看來,比特幣存在的價值在於美國這樣的政府無法消滅它,而不是多快被多少人用。這點必須從技術層麵保證才可以。再多的人使用比特幣,政府一句話也是沒有用。俺們在天朝上國待過,知道人多這事不一定靠譜。而大區塊派的確會讓比特幣變得更加容易被技術上消滅和禁止。

當然比特幣的信徒認為從技術上美國這樣的政府也無法消滅比特幣,美國政府可不一定這樣認為。 人世間一切戰爭都在於有一方誤判了形式。如果勝負結果明顯,戰爭是打不起來的。比特幣如果開始全麵流行和使用,最終政府會被逼到死角。因為現有的稅收體係會崩潰,無論是企業稅還是個人稅,現有的幾乎所有的金融體係基本上全部推倒重來。不但是華爾街基本要完全關門,連華盛頓都要關門。因為政府沒有比特幣,也無法從稅收上獲得比特幣,除了能印沒人認的美元,沒有經濟來源。

比特幣要顛覆的不僅是金融體係,也包括現有的稅收,政府體係。政府豈能善罷甘休,不殊死一搏呢? 

像所有的貨幣一樣,比特幣的價值在於信心。未來遙遠的事情,會映射到今天,影響到今天的價格。認為比特幣是泡沫的人,選擇不信比特幣,可能是高估政府的能力。比特幣的鐵杆粉絲,Holder們可能也是低估了政府可能的手段和決心。終極之戰如何演繹,我後麵會慢慢寫來,一切還是未知數。

當人們想到終結之戰的時候,一切能增加比特幣勝算的,我覺得都是對比特幣好的。所以僅憑這點,我就是核心黨,見證隔離派。

 

本人簡易微信公眾號,掃一掃加入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