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來源: 2018-10-10 15:40:3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7581 bytes)

農民周春富的腰間常年捆著破布條,“從不閑著”,他一輩子最大的努力就是勤儉,勤儉,然後買地。1947年,在土改的暴風驟雨中,這個富戶一家之主被劃為“地主”,並且死於批鬥中。而以周春富為原型塑造的“周扒皮”,成了中國家喻戶曉的“地主”代表。

高玉寶

黃店屯村位於遼東半島中西部的複縣(今瓦房店市)。1947年,黃店屯村發生了三件大事:第一是這年6月,共產黨回來,村子“二次解放”了;第二是工作隊進村,發動大夥搞土改,“平分了土地”;第三則是,村裏的大戶——老周家的戶主周春富死了。

“老周家也是闖關東過來的。”83歲的黃店屯農民閻振明說。具體哪年哪月從山東遷來的,周家後人也不明曉,周春富的玄外孫孟令騫推測,大概是在清初。

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和東北其他地方一樣,複縣長期地廣人稀。清初召民墾荒,一些山東人來到這兒。其中周春富的先祖就在這裏定居下來,開荒、種地、生孩子,一戶人就這樣繁衍生息下來。周家到了周春富這一輩,並不算富裕,按閻振明的說法,周春富“繼承了一些土地,但不多”。但在周春富看來,那些浮財不過是過眼雲煙,隻有土地才是結結實實的保障,地裏能出一家人的吃喝,子孫也能受益。於是,這個勤儉、精明的農家子弟,開始一點點地攢錢、置地。他的勤儉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

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在黃店屯,年長些與周春富有過接觸的老人都知道,“周春富這人無論吃的還是穿的,都很寒磣,褲腰帶都不舍得買,是用破布條搓的。”周春富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摳門。一個流傳甚廣的細節是,“周家吃剩的粉條用筷子撈出來,放到蓋子上曬幹了日後吃。”

在周家做過多年長工的王義幀回憶說,周春富“從不閑著”,夥計鍘草的時候他幫著續草,他續草鍘出的苞米秸長短勻齊,牲口愛吃。“他有個特殊要求,無論是夥計還是兒女媳婦,幹活時不準穿紅掛綠,穿的好,怕沾灰就不能撒手幹了。”

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我在他家要早起。他家人養成了習慣,冬天天沒亮點了火油燈,家裏人做飯的做飯,喂牲口的喂牲口。人家都起來了,你夥計還能賴在被窩裏嗎,起來沒有事提著筐揀狗糞。”2006年,王義幀在跟周春富的玄外孫孟令騫聊天時回憶說。

為了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太姥爺,孟令騫多年來尋訪了幾十個與周家有交往的人,據他介紹,周家“掙錢了就買地,地多了就雇長工,從三五個到七八個的時候都有。太姥爺和長工一樣幹活,一大早就趕馬車出去,回來掛一胡子霜”。

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周春福三子周長義

長工王義幀對周春富買地的嗜好印象深刻:“老頭把家,就願意買地。和人家在地頭說話,末了就問,你賣不賣啊?”

周春富憑借自己多年的努力,為周家積攢了一大份家業。1947年,也就是土改隊來到黃店屯的那一年,這份家業包括240畝土地,還有“四大坊”——油坊、磨房、染坊、粉坊以及一個雜貨鋪。

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高殿榮

在土改隊到黃店屯來之前,周春富對“土改”這個詞兒已不陌生。此前一年5月4日,中共中央發布《關於清算減租及土地問題的指示》。不過,1946年那次土改跟周春富沒太大關係。當時的主要內容是“減租減息”以及分配“敵偽大漢奸”土地給無地和少地農民,周家沒土地出租,也沒人當漢奸,算不得改革對象。

但周春富的命運卻因為一紙通知而發生了徹底改變。這年10月,中共中央召開全國土地改革會議,之後發布了《中國土地法大綱》,東北局發出《東北解放區實行中國土地法大綱補充辦法》,遼寧各地黨政領導決定,“貫徹依靠貧雇農,團結中農,打擊地主,消滅地主階級的階級路線”,“徹底解決平分土地問題”。也正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這一年12月,中共複縣縣委抽調上千名幹部,組成工作隊進村了。

在黃店屯,擁有20多口人,200多畝土地的周家最終被劃作了地主。人均10畝地,在地廣人稀的東北農村,算不得突出,但周家除了土地,還有幾個坊鋪,這在村裏是被認為“很有錢”的象征,而“有錢”,則是劃分階級,平分財產的一個前提。周春富費盡心思積攢起的家業,最終成了致命的包袱。

周扒皮的真實故事——農民周春富的一生

孔憲德

1947年12月的一天,黃店屯的男女老少都被通知去村小學。“周春富被拎過來,貧下中農代表們控訴完畢之後,上去圍攻,打啊踢啊。” 閻振明至今還記得當年的場景。

在這樣的氛圍中,周春富的一些問題,逐漸被“挖掘”出來。一個當年在周家放過豬的小孩,若幹年後回憶:“這地主真太可恨!周家的四個兒媳婦,被他逼著幹活!一個月頭10天,大兒媳婦做飯,二兒媳婦做菜,第三個兒媳婦當‘後勤部長’,推碾子拉磨什麽都幹。這10天四兒媳婦可以‘休息’,給孩子縫縫補補做衣服。下一個10天,就按順序‘輪崗’……對家人他都這麽摳,對我們扛大活的長工,你想想得狠到什麽地步!”

這種憶苦思甜式的批鬥方式甚至一直持續到“文革”。“文革”中,時任革委會主任的孔慶祥找到曾在周家當過長工的孔兆明,要他上台講講周春富的問題,對貧下中農進行憶苦思甜。他是當年周家4個長工裏年齡最小的一個。

孔兆明上台開始講周春富如何剝削長工,講著講著不自主地說起,老周家夥食不錯,“我們吃的是啥?吃的都是餅子,苞米粥,還有豆腐,比現在還要好”。幹部們一聽,急了,趕快拉他下來。

60多年過後,當“階級鬥爭”不再流行,周春富的苛刻似乎被逐漸淡忘,而他為人“厚道”的一麵也慢慢被追憶起來。曾在周家打過短工的孔憲德說:“農忙的時候,就去幫忙,好吃好喝不說,你還得給我工錢,不給工錢誰給他幹?一天的工錢還能買十斤米呢。你不好好待我,我就不給你幹。”而孔憲德的哥哥孔憲丞在周家做過多年的長工,“一年掙8石糧食,養活全家。”老長工王義幀則說:“都說老頭狠,那是對兒女狠,對夥計還行。沒說過我什麽,我單薄,但會幹。老頭說,會使鋤、能扛糧就行。”

周春富具體是怎樣死的,由於沒有正常的法律審判程序,已經找不到檔案記載。村裏的一些老人說,周春富就是開批鬥會時,被活活打死的。

而給周家放過豬的那個小孩,多年後回憶:“周春福(富)是讓人民政府召開公審大會給槍斃了!那天我們家鄉人山人海地去看,尤其是老人們都非常高興。”

周春富的死,在這樣的大風潮下,並算不得什麽特別突出的事件。但讓周春富“揚名”的則是另外一件事情。周春富死後兩年,那個曾在周家放過豬的小孩,參加了解放軍,在行軍打仗的途中,開始動筆根據自己的經曆撰寫長篇小說。

這個小孩,就是著名的“文盲作家”、“戰士作家”高玉寶。1955年4月20日,中國青年出版社首次出版了單行本的自傳體小說《高玉寶》。高玉寶講述了一個小孩子在一家周姓地主家備受剝削,最後走上革命道路的故事。小說的第九章,叫做《半夜雞叫》。在這個故事裏,綽號“周扒皮”的地主,為了讓長工早起幹活,半夜鑽進雞籠學雞叫,最後反被長工們戲弄。《高玉寶》在國內外有二十幾種版本,僅漢文版印數就高達450多萬冊,並被改編為24種連環畫和12種文藝演唱形式及戲曲書籍,其中尤以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1964年拍攝的同名木偶片影響深遠。

黃店屯村的孔慶祥回憶:“有一年我在去黑龍江的火車上,正好遇見高玉寶,我問他,有半夜雞叫這回事嗎?他沒吭聲,說這是文學創作的藝術性問題。然後又說,咱們這兒沒有,不代表全國其他地方就沒有。”但真實與否已不重要,這個“周扒皮”的綽號,以及“半夜雞叫”的荒唐舉動,最終成為了中國千千萬萬地主的代名詞。

黃店屯93歲的老人高殿榮,至今還住在土改時分給她的周家三間老屋裏,她回憶起周春富時,隻說了一句:“不是惡人,不霸道。”在傳統的鄉村道德語境內,“好”和“惡”是最基本的兩個標準。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周春富被槍斃主要是他偽滿時參加偽軍親手殺害抗聯戰士 -zeroton- 給 zeroton 發送悄悄話 zeroton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1:53:43

最討厭張口就造謠的。有證據,拿出來。沒證據,閉嘴。 -四則舊舍- 給 四則舊舍 發送悄悄話 四則舊舍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3:46:57

美國記者韓丁1940年代對中國農村調查的記實: -qi91856- 給 qi91856 發送悄悄話 qi91856 的個人群組 (7464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22:06:48

文城小編把我回您老的貼刪了,不知道為啥。您厲害國辯論贏了。恭喜。 -四則舊舍- 給 四則舊舍 發送悄悄話 四則舊舍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23:00:25

真實情況總是更複雜,有時邏輯分明,有時又好像不那麽分明 -紅米2015- 給 紅米2015 發送悄悄話 紅米2015 的博客首頁 紅米2015 的個人群組 (94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3:34:14

也許在當事人看來,不過是互相報複,誰也談不上正義 -紅米2015- 給 紅米2015 發送悄悄話 紅米2015 的博客首頁 紅米2015 的個人群組 (62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3:47:52

周扒皮黃世仁的“故事“都是共匪編造出來的。 -QinHwang- 給 QinHwang 發送悄悄話 QinHwang 的博客首頁 QinHwan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4:41:30

那個是事實,今天一套,昨天一套 -吾言- 給 吾言 發送悄悄話 吾言 的博客首頁 吾言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4:59:52

周勤儉,他家的雇工肯定也必須得特別的勤儉。土改是肯定會訴苦。 -BeijingGirl1- 給 BeijingGirl1 發送悄悄話 BeijingGirl1 的博客首頁 BeijingGirl1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6:43:22

周勤儉,他家的雇工肯定也必須得特別的勤儉。土改是肯定會訴苦。 -BeijingGirl1- 給 BeijingGirl1 發送悄悄話 BeijingGirl1 的博客首頁 BeijingGirl1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6:43:22

半夜雞叫-估計他沒有養過雞 -mikecwu- 給 mikecwu 發送悄悄話 mikecwu 的博客首頁 mikecwu 的個人群組 (10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7:33:05

我相信周春富的勤儉。我爺爺那輩在東北救他那樣。對自己和家人都很扣。自家有2000畝地,我爸上大學沒錢買吃的,營養不良,得了肺結核 -月壇- 給 月壇 發送悄悄話 月壇 的博客首頁 月壇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8:36:36

那年代,無話可說。 -Tianyazi- 給 Tianyazi 發送悄悄話 Tianyazi 的博客首頁 Tianyazi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18:50:26

想起了當年的憶苦思甜報告 -鄉野一村夫- 給 鄉野一村夫 發送悄悄話 鄉野一村夫 的博客首頁 鄉野一村夫 的個人群組 (54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20:19:16

美國記者韓丁1940年代對中國農村調查的記實: -qi91856- 給 qi91856 發送悄悄話 qi91856 的個人群組 (8045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22:04:31

先不說你這些GP不通的鬼話。“周春富被槍斃主要是他偽滿時參加偽軍親手殺害抗聯戰士” - 說你造謠,不服? -四則舊舍- 給 四則舊舍 發送悄悄話 四則舊舍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1/2018 postreply 22:57:46

你的鬼話通GP -robot.man- 給 robot.man 發送悄悄話 robot.man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2/2018 postreply 06:37:15

很多所謂的地主,其實很苦,過得其實還不如現在經濟狀況中上的農民。 -周8皮- 給 周8皮 發送悄悄話 周8皮 的博客首頁 周8皮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2/2018 postreply 05:52:05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