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楚爭鋒(一):伍奢與費無忌

來源: 2019-03-14 06:19:30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吳 楚 爭 鋒 ( 一 ) : 伍 奢 與 費 無 忌

 

 

 

 講 這 個 話 題 , 不 妨 從 春 秋 後 期 一 位 了 不 起 的 人 物 , 也 是 司 馬 遷 傾 注 了 極 多 感 情 甚 至 情 緒 的 人 物 入 手 。 我 們 先 看 《 伍 子 胥 列 傳 》 :

 

 《 史 記 》 : 伍 子 胥 者 , 楚 人 也 , 名 員 。 員 父 曰 伍 奢 。 員 兄 曰 伍 尚 。 其 先 曰 伍 舉 , 以 直 諫 事 楚 莊 王 , 有 顯 , 故 其 後 世 有 名 於 楚 。

 

 伍 子 胥 , 是 楚 國 人 , 名 員 。 伍 員 的 父 親 叫 伍 奢 , 伍 員 的 哥 哥 叫 伍 尚 。 他 的 祖 先 叫 伍 舉 , 因 為 侍 奉 楚 莊 王 時 剛 直 諫 諍 而 顯 貴 , 所 以 他 的 後 代 子 孫 在 楚 國 很 有 名 望 。

 這 是 對 人 物 的 基 本 介 紹 。 伍 子 胥 的 爸 爸 是 伍 奢 , 哥 哥 是 伍 尚 , 沒 有 問 題 。 說 他 的 祖 先 叫 伍 舉 , 有 點 問 題 , 伍 舉 可 能 就 是 伍 子 胥 的 爺 爺 。

 前 麵 上 楚 靈 王 的 時 候 , 我 們 經 常 可 以 看 見 , 有 個 叫 伍 舉 的 , 經 常 給 楚 靈 王 提 些 不 錯 的 建 議 。 推 算 年 代 , 伍 舉 應 該 剛 好 就 是 伍 子 胥 的 爺 爺 輩 。

 楚 莊 王 身 邊 , 有 個 叫 伍 參 的 , 是 個 嬖 人 , 就 是 說 得 到 國 君 寵 信 的 但 是 地 位 不 高 的 人 , 不 過 伍 參 在 邲 之 戰 裏 , 起 到 了 重 要 作 用 , 可 能 從 此 大 大 提 升 了 家 族 的 地 位 。 這 是 伍 子 胥 的 祖 宗 。 司 馬 遷 在 楚 世 家 裏 , 就 把 伍 舉 錯 算 作 楚 莊 王 時 代 的 人 , 這 裏 隻 好 跟 著 錯 。

 

 《 史 記 》 : 楚 平 王 有 太 子 名 曰 建 。

 

 楚 平 王 有 個 太 子 叫 建 。 這 個 太 子 建 要 說 一 下 。

 楚 平 王 年 輕 的 時 候 , 就 是 還 是 公 子 棄 疾 的 時 候 , 他 作 為 楚 國 負 責 外 交 官 員 , 多 次 經 過 蔡 國 。 他 有 那 麽 高 貴 的 身 份 , 性 格 也 是 比 較 溫 和 可 人 的 , 可 能 長 得 也 比 較 帥 , 很 受 女 孩 子 歡 迎 。 所 以 , 曾 經 有 一 個 蔡 國 邊 境 上 的 官 員 的 女 兒 , 看 中 了 他 , 主 動 來 追 求 他 。 當 然 也 有 書 說 , 隻 要 未 婚 同 居 , 都 可 以 叫 奔 。 總 之 , 楚 平 王 就 和 這 個 女 人 隨 隨 便 便 生 了 一 個 孩 子 , 那 個 時 候 楚 平 王 可 能 也 沒 有 想 到 自 己 會 有 多 麽 遠 大 的 前 程 , 所 以 就 認 可 了 這 個 孩 子 的 地 位 。 現 在 他 成 了 楚 王 了 , 這 個 孩 子 也 就 成 為 太 子 了 。

 

 《 史 記 》 : 使 伍 奢 為 太 傅 , 費 無 忌 為 少 傅 。

 

 伍 奢 做 了 太 子 太 傅 , 太 子 的 老 師 。 另 外 一 位 太 子 的 老 師 , 太 子 少 傅 是 費 無 忌 。

 《 史 記 》 裏 , 這 是 個 臉 譜 化 的 奸 臣 , 《 左 傳 》 裏 , 這 個 人 名 寫 作 費 無 極 , 當 然 也 是 奸 臣 , 但 是 奸 得 比 較 豐 富 。

 比 如 說 , 楚 平 王 之 所 以 能 夠 當 上 國 君 , 很 大 程 度 靠 的 蔡 國 的 力 量 , 而 其 中 的 關 鍵 , 又 是 一 個 叫 朝 吳 的 人 。

 楚 平 王 即 位 的 第 二 年 , 費 無 忌 就 去 對 朝 吳 說 : “ 在 蔡 國 , 要 說 誰 是 我 們 大 王 相 信 的 人 , 那 就 是 您 了 , 所 以 才 把 您 安 排 在 蔡 國 。 您 的 年 紀 也 不 小 了 , 可 是 還 居 於 下 位 , 這 是 恥 辱 , 也 丟 您 的 人 , 也 丟 我 們 大 王 的 。 您 的 級 別 , 一 定 要 往 上 提 一 提 , 我 去 幫 您 申 請 。 ”

 費 無 忌 又 對 朝 吳 的 領 導 們 說 : “ 你 們 蔡 國 , 我 們 大 王 就 相 信 朝 吳 , 所 以 把 他 安 置 在 蔡 國 , 您 幾 位 誰 能 和 他 比 啊 ! 你 們 做 他 的 領 導 , 不 也 很 難 嗎 ? 做 事 一 定 要 想 清 楚 , 不 然 一 定 會 有 禍 難 發 生 。 ”

 這 種 話 不 就 是 挑 事 嗎 ? 結 果 過 了 不 久 , 蔡 國 人 就 趕 走 了 朝 吳 , 從 此 我 們 蔡 國 沒 你 的 人 物 字 號 了 。

 楚 平 王 發 怒 , 說 : “ 我 唯 獨 相 信 朝 吳 , 所 以 把 他 安 置 在 蔡 國 。 而 且 如 果 沒 有 朝 吳 , 我 到 不 了 今 天 的 地 步 。 你 為 什 麽 去 掉 他 ? ”

 費 無 極 回 答 說 : “ 臣 豈 不 欲 吳 ? 然 而 前 知 其 為 人 之 異 也 。 ” 我 和 朝 吳 沒 仇 沒 怨 的 , 我 為 什 麽 要 這 麽 幹 那 ? 我 是 一 向 知 道 這 個 人 , 想 法 多 , 能 力 強 。 “ 吳 在 蔡 , 蔡 必 速 飛 。 去 吳 , 所 以 翦 其 翼 也 。 ” 朝 吳 在 蔡 國 , 蔡 國 必 然 很 快 飛 走 。 去 掉 朝 吳 , 這 就 是 剪 除 蔡 國 的 翅 膀 。

 楚 平 王 也 就 不 說 什 麽 了 。

 這 件 事 更 大 的 可 能 , 是 楚 平 王 自 己 就 是 很 想 除 掉 朝 吳 的 。 但 是 他 不 但 不 能 下 這 個 命 令 , 連 這 個 意 思 都 不 能 公 開 流 露 。 但 是 , 費 無 忌 就 是 揣 摩 到 了 楚 平 王 的 心 意 , 而 且 不 動 聲 色 的 就 把 這 事 幹 成 了 。 可 以 讓 楚 平 王 繼 續 扮 演 清 白 無 辜 的 形 象 。

 所 以 , 楚 平 王 怎 麽 可 能 不 喜 歡 費 無 忌 ?

 而 伍 奢 顯 然 就 疏 遠 多 了 。 伍 奢 的 父 親 伍 舉 , 原 來 是 楚 靈 王 的 人 。 他 怎 麽 會 跑 到 楚 平 王 手 下 來 的 ? 兩 種 可 能 :

 一 種 : 《 左 傳 》 裏 伍 舉 最 後 一 次 出 現 是 魯 昭 公 九 年 。 那 次 他 執 行 的 是 一 個 要 和 公 子 棄 疾 對 接 的 任 務 。 可 能 從 那 時 起 , 伍 舉 就 和 公 子 棄 疾 站 到 一 條 戰 線 了 , 或 者 至 少 是 他 的 兒 子 伍 奢 就 站 到 公 子 棄 疾 一 邊 了 。 那 就 是 伍 家 在 楚 平 王 眼 裏 , 是 有 過 叛 變 的 記 錄 的 。

 一 種 : 伍 舉 開 始 是 楚 靈 王 的 死 黨 , 後 來 對 他 絕 望 了 就 不 說 話 了 。 楚 平 王 做 了 國 君 之 後 , 看 重 伍 家 是 一 個 強 勢 的 家 族 , 引 用 了 伍 奢 。 那 就 是 麵 子 上 我 要 尊 敬 你 , 但 心 理 上 咱 們 沒 啥 親 近 感 。

 

 《 史 記 》 : 無 忌 不 忠 於 太 子 建 。 平 王 使 無 忌 為 太 子 取 婦 於 秦 , 秦 女 好 , 無 忌 馳 歸 報 平 王 曰 : “ 秦 女 絕 美 , 王 可 自 取 , 而 更 為 太 子 取 婦 。 ”

 

 費 無 忌 是 不 忠 於 太 子 的 。 平 王 派 無 忌 到 秦 國 為 太 子 建 娶 親 。 因 為 秦 女 長 的 姣 美 , 無 忌 就 急 忙 趕 回 來 報 告 平 王 說 : “ 這 是 個 絕 代 美 女 , 大 王 可 以 自 己 娶 了 他 , 再 給 太 子 另 外 娶 個 媳 婦 。 ”

 據 《 左 傳 》 , 這 件 事 是 在 昭 公 十 九 年 , 也 就 是 公 元 前 5 2 3 年 。 《 左 傳 》 的 寫 法 差 不 多 。 最 關 鍵 的 一 個 區 別 就 是 : 《 左 傳 》 隻 說 了 費 無 忌 勸 楚 平 王 自 己 娶 這 個 秦 國 來 的 女 孩 , 但 是 沒 提 這 個 姑 娘 好 看 不 好 看 。

 那 麽 , 勸 老 公 公 娶 兒 媳 婦 , 除 了 談 顏 值 之 外 , 有 沒 有 可 能 談 出 什 麽 高 大 上 的 理 由 來 ? 證 明 為 了 楚 國 , 為 了 人 民 , 您 也 得 把 兒 媳 婦 給 娶 了 !

 楚 平 王 這 個 人 , 您 聽 評 書 看 京 戲 , 那 就 是 個 好 色 之 徒 , “ 父 納 子 妻 禮 不 端 ” , 完 全 是 小 醜 化 的 。 但 《 左 傳 》 裏 給 我 們 提 供 的 楚 平 王 的 形 象 , 一 直 是 彬 彬 有 禮 , 非 常 注 意 形 象 的 。 他 死 後 , 楚 國 貴 族 這 麽 評 價 他 : “ 溫 惠 共 儉 , 有 過 成 、 莊 ” , 品 德 方 麵 , 他 比 楚 成 王 、 楚 莊 王 都 還 強 。 這 人 就 是 一 個 嶽 不 群 , 你 可 以 說 他 虛 偽 , 能 力 也 一 般 , 但 他 絕 對 不 是 小 醜 , 不 是 那 種 一 旦 情 緒 衝 動 精 蟲 上 腦 , 就 啥 事 都 幹 得 出 的 人 。

 楚 平 王 自 己 娶 秦 女 , 還 真 是 可 以 找 到 正 當 理 由 的 。 現 在 對 楚 國 來 說 , 最 重 要 的 外 交 關 係 是 什 麽 ? 秦 楚 關 係 。 所 以 , 秦 國 國 君 的 女 兒 嫁 過 來 , 這 事 必 須 高 度 重 視 。 太 子 的 媽 , 如 果 是 蔡 國 國 君 的 女 兒 也 就 算 了 , 蔡 國 一 個 邊 境 上 的 官 員 的 女 兒 , 太 卑 賤 了 一 點 , 將 來 , 他 有 沒 有 資 格 挑 起 楚 國 國 君 的 這 副 重 擔 , 還 難 說 呢 。 那 萬 一 真 有 那 樣 的 事 情 發 生 , 秦 國 公 主 嫁 過 來 , 連 太 子 妃 都 坐 不 穩 , 這 不 藐 視 秦 國 嗎 ?

 楚 平 王 心 裏 早 就 不 待 見 這 個 太 子 了 , 這 孩 子 和 他 娘 , 就 是 我 早 年 沒 做 好 人 生 規 劃 的 產 物 。 楚 國 廢 掉 太 子 , 相 對 而 言 阻 力 也 比 較 小 。 所 以 , 把 這 個 秦 國 公 主 自 己 娶 了 , 更 能 體 現 對 秦 楚 關 係 的 重 視 , 將 來 萬 一 真 的 廢 太 子 了 , 也 不 至 於 引 起 外 交 震 動 。

 至 於 老 公 公 娶 兒 媳 婦 這 事 , 不 必 過 分 誇 張 。 這 種 事 春 秋 曆 史 上 早 就 有 過 不 止 , 類 似 的 還 有 晉 文 公 娶 了 自 己 的 侄 媳 婦 , 也 不 影 響 他 是 一 代 霸 主 。 雖 然 侄 媳 婦 不 比 兒 媳 婦 , 但 人 家 娶 的 那 真 是 侄 媳 婦 , 我 這 就 是 議 婚 階 段 中 途 截 胡 , 也 沒 真 的 結 婚 。 這 個 問 題 沒 那 麽 嚴 重 。

 這 樣 , 楚 平 王 自 己 把 這 個 秦 國 公 主 娶 了 。 之 後 , 費 無 忌 和 太 子 建 之 間 的 矛 盾 , 基 本 就 是 不 可 調 和 了 。 這 個 是 很 常 見 的 戲 碼 , 要 當 君 主 的 寵 臣 , 就 必 須 要 得 罪 太 子 , 而 一 旦 得 罪 太 子 , 那 就 徹 底 要 把 太 子 扳 倒 。 所 以 , 之 後 費 無 忌 就 天 天 說 太 子 建 的 壞 話 。

 

 《 史 記 》 : 平 王 稍 益 疏 建 , 使 建 守 城 父 , 備 邊 兵 。

 

 楚 平 王 漸 漸 疏 遠 了 太 子 建 , 讓 他 去 鎮 守 城 父 ( 河 南 寶 豐 ) , 防 備 外 部 入 侵 。

 根 據 《 左 傳 》 , 這 個 漸 漸 疏 遠 , 也 沒 有 很 長 時 間 。 正 月 楚 平 王 娶 了 秦 國 公 主 , 五 月 , 就 把 太 子 建 派 到 城 父 去 了 。

 當 時 是 這 樣 : 楚 平 王 帶 著 水 軍 去 打 百 濮 , 也 就 是 他 在 往 湖 南 打 。 北 邊 、 東 邊 都 打 不 贏 , 南 邊 還 有 開 拓 空 間 。

 這 個 時 候 , 費 無 忌 對 楚 平 王 說 : “ 晉 國 之 所 以 能 夠 稱 霸 , 是 因 為 他 接 近 中 原 諸 國 , 而 咱 們 楚 國 偏 遠 , 所 以 爭 不 過 它 。 如 果 能 夠 把 城 父 建 設 成 一 個 北 方 重 鎮 , 把 太 子 安 置 在 那 裏 , 隨 時 關 注 北 方 動 向 , 大 王 收 取 南 方 , 這 是 得 到 天 下 的 好 辦 法 。 ” 楚 平 王 很 高 興 , 聽 從 了 他 的 話 , 所 以 太 子 建 到 了 城 父 。

 根 據 《 左 傳 》 前 麵 講 的 原 則 , 太 子 是 不 帶 兵 的 , 太 子 帶 兵 , 就 是 要 被 廢 的 信 號 了 。

 費 無 忌 繼 續 說 太 子 的 壞 話 。

 

 《 史 記 》 : “ 太 子 以 秦 女 之 故 , 不 能 無 怨 望 , 原 王 少 自 備 也 。 自 太 子 居 城 父 , 將 兵 , 外 交 諸 侯 , 且 欲 入 為 亂 矣 。 ”

 

 《 史 記 》 還 是 強 調 父 子 兩 個 在 搶 女 人 。

 《 左 傳 》 則 寫 的 是 : “ 建 與 伍 奢 將 以 方 城 之 外 叛 。 自 以 為 猶 宋 、 鄭 也 , 齊 、 晉 又 交 輔 之 , 將 以 害 楚 。 其 事 集 矣 。 ” 太 子 建 和 伍 奢 將 要 領 著 方 城 山 外 的 人 背 叛 , 自 以 為 如 同 宋 國 、 鄭 國 一 樣 , 齊 國 、 晉 國 又 一 起 輔 助 他 們 , 將 會 危 害 楚 國 , 這 事 情 快 成 功 了 。

 兩 點 區 別 : 第 一 , 沒 提 搶 女 人 的 事 ; 第 二 , 直 接 把 伍 奢 作 為 攻 擊 對 象 。

 但 不 管 怎 麽 說 , 把 前 麵 的 事 串 起 來 : 如 果 你 是 楚 平 王 , 你 相 信 費 無 忌 嗎 ? 提 議 給 太 子 到 秦 國 娶 親 的 是 他 , 提 議 別 給 太 子 娶 親 了 我 自 己 娶 的 也 是 他 , 提 議 把 太 子 派 到 城 父 去 的 是 他 , 說 太 子 要 以 城 父 為 根 據 地 造 反 的 還 是 他 … … 所 有 的 主 意 都 是 他 出 的 , 一 次 次 都 引 起 了 尷 尬 的 後 果 , 你 會 起 疑 心 嗎 ? 而 且 這 些 事 情 之 間 間 隔 時 間 很 短 的 , 攏 共 就 是 一 年 出 頭 一 點 點 的 時 間 , 絕 對 不 至 於 說 是 後 麵 一 件 事 發 生 的 時 候 前 麵 一 件 我 已 經 忘 了 。

 所 以 兩 種 可 能 : 要 麽 楚 平 王 是 弱 智 , 所 以 雖 然 費 無 忌 的 陷 害 手 段 很 弱 智 但 是 他 就 是 相 信 ; 要 麽 , 就 是 楚 平 王 本 來 就 有 廢 太 子 的 心 思 了 , 雖 然 他 不 表 態 , 但 從 頭 到 尾 費 無 忌 就 是 順 著 他 的 心 意 在 辦 事 。

 費 無 忌 就 是 一 個 專 門 幫 楚 平 王 幹 髒 活 的 人 。

 對 這 一 點 , 後 世 說 書 的 人 , 基 本 上 不 明 白 , 所 以 評 書 裏 還 會 極 力 渲 染 費 無 忌 的 壞 ; 讀 曆 史 的 人 , 也 有 人 沒 讀 明 白 , 所 以 就 覺 得 費 無 忌 太 壞 了 。 還 有 人 說 , 伍 子 胥 你 憋 著 找 楚 國 幹 嘛 呢 ? 你 的 仇 人 是 費 無 忌 啊 。 而 且 後 來 楚 昭 王 即 位 之 後 , 把 費 無 忌 殺 了 , 就 是 說 楚 昭 王 不 但 不 是 你 的 仇 人 還 是 你 的 恩 人 哪 ? 你 怎 麽 能 這 麽 對 你 的 祖 國 呢 ?

 但 是 , 當 時 有 一 個 人 是 絕 對 明 白 的 , 就 是 伍 子 胥 。 所 以 後 麵 伍 子 胥 報 仇 , 他 隻 惦 記 著 找 楚 平 王 , 費 無 忌 從 來 不 在 他 的 視 野 之 內 。

 

 《 史 記 》 : 平 王 乃 召 其 太 傅 伍 奢 考 問 之 。 伍 奢 知 無 忌 讒 太 子 於 平 王 , 因 曰 : “ 王 獨 柰 何 以 讒 賊 小 臣 疏 骨 肉 之 親 乎 ? ” 無 忌 曰 : “ 王 今 不 製 , 其 事 成 矣 。 王 且 見 禽 。 ” 於 是 平 王 怒 , 囚 伍 奢 , 而 使 城 父 司 馬 奮 揚 往 殺 太 子 。 行 未 至 , 奮 揚 使 人 先 告 太 子 : “ 太 子 急 去 , 不 然 將 誅 。 ” 太 子 建 亡 奔 宋 。

 

 這 件 事 《 左 傳 》 講 得 更 詳 細 。

 楚 平 王 聽 說 太 子 要 造 反 , 就 把 伍 奢 喊 過 來 問 , 是 不 是 有 這 回 事 。 — — 其 實 , 不 是 問 太 子 到 底 要 不 要 造 反 , 而 是 要 考 察 伍 奢 的 立 場 。

 你 說 太 子 確 實 要 造 反 , 那 行 , 你 是 我 的 人 , 沒 事 了 ; 你 說 太 子 沒 有 要 造 反 的 意 思 , 那 就 是 太 子 一 黨 , 隻 能 拿 掉 了 。

 伍 奢 的 回 答 : “ 王 獨 奈 何 以 讒 賊 小 臣 疏 骨 肉 之 親 乎 ? ” 大 王 怎 麽 能 僅 僅 因 為 撥 弄 事 非 的 低 賤 的 臣 子 , 就 疏 遠 骨 肉 至 親 呢 ? ”

 行 , 立 場 清 楚 了 , 太 子 的 人 。

 於 是 平 王 發 怒 , 把 伍 奢 囚 禁 起 來 , 同 時 命 令 人 去 殺 太 子 建 。 太 子 建 在 城 父 , 城 父 的 軍 事 指 揮 權 在 城 父 司 馬 手 裏 , 這 個 人 叫 奮 揚 。 楚 平 王 讓 奮 揚 去 殺 太 子 建 , 結 果 , 奮 揚 派 人 去 告 訴 太 子 , 你 趕 緊 逃 。 然 後 才 溜 溜 達 達 帶 著 去 抓 太 子 。 這 個 就 是 《 水 滸 傳 》 裏 麵 , 抓 晁 蓋 那 場 戲 的 感 覺 , 宋 江 、 朱 仝 兩 個 人 的 事 , 他 一 個 人 幹 了 。

 於 是 太 子 建 成 功 逃 脫 , 跑 到 宋 國 去 了 。

 楚 平 王 召 回 奮 揚 , 奮 揚 讓 城 父 大 夫 逮 捕 自 己 , 押 送 回 郢 都 。

 楚 平 王 審 問 他 : “ 話 從 我 的 嘴 裏 說 出 去 , 進 到 你 的 耳 朵 裏 , 是 誰 告 訴 建 的 ? ” 怎 麽 會 走 漏 消 息 的 ?

 奮 揚 回 答 說 : 我 告 訴 他 的 。 大 王 您 命 令 我 說 : “ 事 建 如 事 餘 。 ” 事 奉 建 , 要 像 事 奉 我 一 樣 。 那 麽 我 忠 於 您 , 當 然 也 就 要 忠 於 太 子 。 我 接 受 了 您 忠 於 太 子 的 命 令 , 所 以 也 就 不 忍 心 執 行 您 殺 死 太 子 的 命 令 。 他 跑 了 , 我 後 悔 想 抓 他 也 來 不 及 了 。

 楚 平 王 說 : “ 你 敢 回 來 , 為 什 麽 ? ”

 奮 揚 回 答 說 : “ 被 派 遣 而 沒 有 完 成 使 命 , 召 見 我 又 不 回 來 , 這 是 再 次 違 背 命 令 , 逃 走 也 沒 有 地 方 可 去 。 ”

 楚 平 王 說 : “ 回 城 父 去 吧 ! ” 奮 揚 還 像 過 去 一 樣 做 官 。

 這 裏 看 出 來 , 楚 平 王 也 不 想 把 事 情 擴 大 化 。 把 太 子 換 掉 就 完 了 , 北 方 邊 境 上 的 防 禦 體 係 , 不 要 因 此 受 太 大 的 影 響 。 但 是 老 伍 家 是 必 須 要 動 的 , 因 為 他 們 家 從 伍 舉 那 代 開 始 , 和 蔡 國 的 關 係 就 糾 纏 太 深 。

 

 《 史 記 》 : 無 忌 言 於 平 王 曰 : “ 伍 奢 有 二 子 , 皆 賢 , 不 誅 且 為 楚 憂 。 可 以 其 父 質 而 召 之 , 不 然 且 為 楚 患 。 ” 王 使 使 謂 伍 奢 曰 : “ 能 致 汝 二 子 則 生 , 不 能 則 死 。 ” 伍 奢 曰 : “ 尚 為 人 仁 , 呼 必 來 。 員 為 人 剛 戾 忍 卼 , 能 成 大 事 , 彼 見 來 之 並 禽 , 其 勢 必 不 來 。 ” 王 不 聽 , 使 人 召 二 子 曰 : “ 來 , 吾 生 汝 父 ; 不 來 , 今 殺 奢 也 。 ” 伍 尚 欲 往 , 員 曰 : “ 楚 之 召 我 兄 弟 , 非 欲 以 生 我 父 也 , 恐 有 脫 者 後 生 患 , 故 以 父 為 質 , 詐 召 二 子 。 二 子 到 , 則 父 子 俱 死 。 何 益 父 之 死 ? 往 而 令 讎 不 得 報 耳 。 不 如 奔 他 國 , 借 力 以 雪 父 之 恥 , 俱 滅 , 無 為 也 。 ” 伍 尚 曰 : “ 我 知 往 終 不 能 全 父 命 。 然 恨 父 召 我 以 求 生 而 不 往 , 後 不 能 雪 恥 , 終 為 天 下 笑 耳 。 ” 謂 員 : “ 可 去 矣 ! 汝 能 報 殺 父 之 讎 , 我 將 歸 死 。 ” 尚 既 就 執 , 使 者 捕 伍 胥 。 伍 胥 貫 弓 執 矢 鄉 使 者 , 使 者 不 敢 進 , 伍 胥 遂 亡 。 聞 太 子 建 之 在 宋 , 往 從 之 。 奢 聞 子 胥 之 亡 也 , 曰 : “ 楚 國 君 臣 且 苦 兵 矣 。 ” 伍 尚 至 楚 , 楚 並 殺 奢 與 尚 也 。

 

 費 無 忌 對 楚 平 王 說 : “ 伍 奢 有 兩 個 兒 子 , 都 很 有 才 能 。 不 殺 掉 的 話 , 會 給 楚 國 製 造 麻 煩 。 可 以 拿 他 們 的 父 親 做 人 質 , 喊 他 們 來 。 ”

 於 是 楚 平 王 對 伍 奢 說 : “ 能 把 你 倆 兒 子 喊 來 , 饒 你 一 命 , 喊 不 來 , 你 就 死 定 了 。 ”

 伍 奢 說 : “ 我 的 大 兒 子 伍 尚 , 為 人 仁 慈 , 一 喊 就 來 。 二 兒 子 伍 員 既 桀 驁 不 訓 , 又 能 忍 辱 負 重 , 能 成 就 大 事 , 他 知 道 來 了 一 塊 被 擒 , 勢 必 不 來 。 ”

 楚 平 王 不 聽 , 還 是 逼 伍 奢 寫 了 信 , 派 使 者 送 去 。 使 者 還 給 伍 尚 、 伍 員 哥 倆 傳 話 : “ 來 , 吾 生 汝 父 ; 不 來 , 今 殺 奢 也 。 ” 來 了 , 饒 你 爸 不 死 , 不 來 , 我 就 殺 你 爸 , 你 來 不 來 吧 ?

 兄 弟 倆 的 反 應 , 《 左 傳 》 和 《 史 記 》 有 些 的 不 太 一 樣 。

 《 左 傳 》 寫 的 是 : 哥 哥 伍 尚 收 到 信 , 就 對 伍 子 胥 說 : “ 爾 適 吳 , 我 將 歸 死 。 吾 知 不 逮 , 我 能 死 , 爾 能 報 。 聞 免 父 之 命 , 不 可 以 莫 之 奔 也 ; 親 戚 為 戮 , 不 可 以 莫 之 報 也 。 ” 你 去 到 吳 國 , 我 準 備 回 去 死 。 我 的 才 智 不 如 你 , 我 能 夠 為 盡 孝 而 死 , 你 能 夠 報 仇 。 聽 到 赦 免 父 親 的 命 令 , 沒 人 回 去 是 不 行 的 。 親 人 被 殺 戮 , 沒 人 報 仇 也 是 不 行 的 。

 伍 尚 這 話 的 意 思 , 都 不 回 去 , 就 是 不 孝 ; 都 回 去 全 死 了 。 我 們 兄 弟 倆 分 工 , 你 的 能 力 比 我 強 , 所 以 我 去 死 盡 孝 , 你 活 下 來 報 仇 。

 話 都 讓 伍 尚 說 完 了 , 伍 子 胥 說 啥 了 ? 啥 也 沒 說 , 接 受 哥 哥 的 安 排 , 走 了 。

 這 其 實 反 映 的 是 《 左 傳 》 的 作 者 對 德 和 才 的 看 法 。 伍 尚 是 偏 於 德 的 , 伍 子 胥 偏 於 才 華 。 《 左 傳 》 當 然 更 推 崇 德 , 所 以 伍 尚 的 戲 份 也 更 多 一 些 。 感 覺 他 這 人 道 德 高 , 智 商 也 絕 對 夠 , 但 是 行 動 力 差 點 。 但 反 正 , 伍 子 胥 的 未 來 , 是 他 給 做 的 規 劃 。

 《 史 記 》 不 同 , 《 史 記 》 是 為 伍 子 胥 立 傳 , 不 能 讓 伍 尚 這 麽 搶 戲 。

 伍 尚 收 到 信 , 馬 上 就 要 出 發 回 郢 都 。

 伍 子 胥 說 : 別 回 去 , 這 顯 然 是 陰 謀 , 回 去 我 們 也 是 白 死 , 正 確 的 選 擇 , 應 該 是 “ 不 如 奔 他 國 , 借 力 以 雪 父 之 恥 。 ”

 伍 尚 說 : “ 我 也 知 道 回 去 救 不 了 爸 。 但 是 父 親 召 喚 我 , 我 卻 貪 圖 活 命 不 回 去 , 以 後 再 報 不 了 仇 , 終 為 天 下 人 所 笑 。 ”

 伍 尚 對 伍 子 胥 說 : “ 你 趕 緊 走 吧 。 你 能 報 殺 父 之 仇 , 我 回 去 死 。 ” 於 是 伍 尚 就 被 楚 平 王 的 使 者 抓 住 了 。

 這 個 敘 事 裏 , 首 先 突 出 伍 子 胥 的 聰 明 , 伍 尚 就 變 得 麵 多 了 。

 楚 平 王 的 使 者 就 來 抓 伍 子 胥 , 伍 子 胥 拉 弓 搭 箭 , 把 使 者 嚇 得 不 敢 前 進 。 伍 子 胥 這 才 轉 身 離 去 。

 《 史 記 》 這 個 寫 法 , 戲 全 在 伍 子 胥 身 上 , 智 勇 雙 全 。

 以 上 , 我 們 是 把 《 左 傳 》 和 《 史 記 》 對 照 著 講 , 主 幹 情 節 相 似 , 細 節 有 微 妙 不 同 。 但 接 下 來 , 寫 伍 子 胥 流 亡 的 路 線 , 兩 部 史 學 巨 著 , 就 完 全 不 同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