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三"慘烈的空中搏殺:3685號直升機如何被劫持?

來源: 2018-09-13 08:37:34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371 bytes)
   被劫持的3685號直升機


“九一三”事件實際上牽涉兩架飛機:一架是林彪乘坐的256號三叉戟,墜毀在蒙古溫都爾汗;另一架是3685直升機,被林立果的師傅周宇馳打著林彪旗號騙飛並劫持。飛行員陳修文和陳士印與周鬥智鬥勇,最終將飛機迫降在北京市郊懷柔。
 

3685號直升機

這一切要從周宇馳40多歲學習“雲雀”直升機開始。

周宇馳,河北樂亭縣薑各莊鎮柳林村人,1946年參軍,調到空軍一航校後,特別想學飛行,但身體檢查不合格,隻能長期擔任一航校宣傳科科長,能說會寫,很有一套。後來是空軍副參謀長姚克佑調他來當劉亞樓秘書,沒多久劉亞樓就要周宇馳下部隊。1965年劉亞樓去世後,周宇馳重新回到空軍司令部辦公室,擔任副主任。1967年“文革”期間,大學都不上課了,林彪的兒子林立果離開北大物理係,被空軍司令員吳法憲安排到空軍司令部辦公室當秘書。吳法憲指定周宇馳當林立果的“師傅”,又和周宇馳一起介紹林立果入了黨。

1969年10月17日,24歲的林立果被任命為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有人向吳法憲匯報林立果下部隊的事情,吳法憲隨口說林立果可以指揮一切,調動一切。而周宇馳在空軍常委會上傳達,去掉了限定詞,成了林立果可以在空軍“指揮一切,調動一切”。吳法憲啞巴吃黃連,不敢糾正,就這樣林立果在空軍“暢通無阻”,周宇馳也因此牛氣衝天。

1971年5月,林立果和“師傅”周宇馳打著林彪旗號,要學“雲雀”直升機。空軍司令員吳法憲不同意林立果的要求,副統帥隻有一個獨生子,摔著了怎麽辦?但吳法憲怕得罪林彪、葉群,隻好勉強同意。因為周宇馳打著林辦的旗號,空軍34師為他配了最強的機組,都是直升機各機種的分隊長一級,教員是空軍34師副師長王煥今,指揮員是副大隊長陳士櫻

1971年9月13日零時32分,林彪乘坐的256號三叉戟從山海關機場強行起飛,林立果臨去山海關機場前,給周宇馳打電話,說北上。這時周恩來已經下令必須由幾人聯合才能放行飛機。周宇馳搞不到大飛機,決定用直升機出境,叫於新野立即到西郊機場找陳士櫻

陳士印在同期飛行員中最先冒尖,不到30歲就擔任了中隊長,不久又任副大隊長。9月13日1時30分左右,陳被服務員從睡夢中叫醒。當時機組都住在一個大房間,他們看見陳士印穿著內褲跑到走廊上接電話。

周宇馳問:直-5最多能飛多遠?能飛650公裏嗎?陳士印回答:帶上副油箱,加滿油最多飛700公裏。周宇馳說:現在有重要任務,你到門外等著,我派車接你。於新野用車把陳士印接到空軍學院的將軍樓,周宇馳給陳看了林彪手令:盼照立果、宇馳同誌傳達的命令辦。周說:這是林副主席的命令。吳法憲搞政變,我們被困了,毛主席下落不明。現在形勢很緊張,你送我們到北戴河林副主席那裏去匯報。陳士印說:我很長時間沒有飛直-5了,沒有把握。周說:這是林副主席的命令,你不能怕擔風險。陳土印說:我再找一個技術好的飛行員。這事要向胡萍副參謀長報告。周宇馳說:現在他被困住了,沒有辦法同他聯係。我們馬上走,到沙河機場後,不要對別人講,抓緊時間找到飛行員就走。陳士印說:我沒有帶圖囊。周宇馳說: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

9月13日淩晨1時40分,周宇馳、於新野、李偉信將一些箱子裝上汽車,拉著陳士印開向沙河機常在停機坪卸下東西及於新野、李偉信兩人,周宇馳拉著陳士印去找人。陳士印首先去敲團長劉景祥家的門,因為周宇馳催促,沒有敲開,陳士印隻好上樓去叫直-5中隊長陳修文。

3時15分,3685號直升機亮著紅色尾燈,向北起飛了。團參謀長李丕成等被砸門聲驚醒,說有人偷飛機……

起飛前於新野、周宇馳都想坐進駕駛艙,但由於駕駛艙隻能坐三個人,於新野隻好與李偉信坐在客艙。陳修文是正駕駛,坐左座,陳士印坐右座。陳修文按常規打開電台與調度室聯絡,被周宇馳製止:要保密,不許聯絡,並命令陳修文飛320度。陳士印立刻覺得不對,質疑說:不是說去山海關嗎?應該向東,怎麽飛西北?周宇馳肯定地說就這樣做。陳修文聽他們爭論航向,有些急了:我到底聽誰的?一秒鍾裏飛機已飛出去好遠了。周宇馳雖然沒有說去烏蘭巴托,但他堅持向北飛,陳士印聯想到周宇馳問飛機能飛多遠,難道他是想叛逃?為了摸周宇馳的底細,陳士印說沒有航行資料。周宇馳說他有,從手提包裏拿出一張200萬分之一的地圖,有一條紅線從北京到蘇聯伊爾庫茨克。駕駛艙裏的三個人,誰也沒有講話。

怎麽辦?飛行中的任何大動作都可能使飛機墜落。陳士印和陳修文兩人配合,不斷與周宇馳鬥智鬥勇,趁周不注意,趕緊將組合羅盤迅速旋轉了180度,往回飛了。但周宇馳發現異常,惡狠狠地說:飛機怎麽轉彎了?陳修文機智地說:遭遇攔截,需要作機動飛行。

淩晨4時50分,陳修文駕駛直升機到達官廳水庫上空。接著在3300米的高度,飛越八達嶺長城。周宇馳看見北京的燈光,摘下耳機,摔在一邊,大叫上當:“你們騙了我……今天我不活了,你們也別想活……你們要落地,我打死你們……”陳士印沒有看見周宇馳的手槍,但感覺他已經把手槍握在了手裏。

陳士印示意陳修文快快下降,被周宇馳阻止,命令飛北京西郊的釣魚台。陳士印說,那是空中禁區,地麵有高射武器。這時直升機飛到沙河機場,陳修文再次降低高度。但由於周宇馳瘋狂阻止,直升機重新被拉起來,搖搖晃晃飛向西郊機場,也沒有落下去。

直升機飛向懷柔縣的山中盆地,那是直備降常周宇馳看見地麵是一片玉米地,沒有阻止飛行員的落地動作。降到80米時,陳修文向周宇馳撲去,周宇馳開了槍。飛機完全失控,突然仰頭,進入最危險的“尾衝”。陳士印試探性地向正前方推了兩次駕駛杆,都沒有將飛機改出來,第三次重複操縱,終於緩解了飛機的下降速度。但直升機最終還是尾部和右機輪先著了地,陳士印迅速關閉發動機及放火開關,好在沒有側翻,基本保全了直升機。

於新野未待落穩,就從客艙中跳出,爬到前艙外麵,將槍口緊貼窗口玻璃向陳士印開槍。陳士印憑感覺迅速躲了一下。於新野的子彈在陳士印的兩件飛行服中穿了四個洞,擊中周宇馳的手腕,鮮血濺到陳士印的臉上。周、於、李一起慌亂中逃向莊稼地,但很快被包圍。自知走投無路,三人商定自殺,周宇馳、於新野用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唯李偉信朝天開槍,得以苟活……

1980年審判“兩案”時,關押審查的陳士印被無罪釋放。現在,距離審判“兩案”已30年,曾任空軍34師副師長的中國直升機鼻祖王煥今說:實事求是地說,陳士印也是英雄。

陳士印從監獄出來後,回到沈陽工作,曾任全國機床廠協會秘書長

文學城《文革網上博物館》即將上線,征文活動啟動,進入論壇,講述你身邊的文革歲月往事>>

所有跟帖: 

舒雲/整理 2011年04月18日09:45 -宜城漁翁- 給 宜城漁翁 發送悄悄話 宜城漁翁 的博客首頁 宜城漁翁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11:01:36

就是說林立果得確是要往蘇聯逃的? -泥中隱士- 給 泥中隱士 發送悄悄話 泥中隱士 的博客首頁 泥中隱士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12:50:59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