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右任在台灣的最後時光:我很窮,沒有錢zt

來源: 2018-09-12 20:16:1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39265 bytes)


 
有不少人說,1949年,於右任本想留在內地,但被蔣介石派人挾持到了台灣,繼續擔任監察院院長等高職。


國民黨政權搖搖欲墜時,於右任在1949326日曾提出辭去監察院院長職務,但在一片挽留聲中,不得已繼續留任。


南京解放前夕,一位國民黨的高級軍官來到於公館,強迫於右任上車馳往機場。於右任在上海沒住多久,解放軍就大兵壓境,不得已又同次子仲岑、兒媳周寶珠及兩個孫子一道去了廣州,最後在蔣介石的催促下,輾轉飛往台北。


到台灣之後的15年間,於右任的監察院院長一職形同虛設,幾乎無所事事。唯一值得一提的是1957年於右任彈劾行政院院長俞鴻鈞一事。


19546月,俞鴻鈞繼陳誠之後擔任行政院院長。於右任曾對俞鴻鈞目無監察院的行徑極其憤慨,於19571210日親自來院主持會議,提出彈劾俞鴻鈞的動議。監察委員們也認為俞欺人太甚,群情激昂,通過了對俞鴻鈞的彈劾案,並將彈劾內容向新聞界公布,俞處境頗為狼狽。




在台灣,蔣介石造訪於右任公館


這事終於驚動了蔣介石。1958116日,蔣介石在台北中山堂召集中央委員、評議委員和國民黨籍的監察委員近200人開會,會上公開袒護俞鴻鈞,稱彈劾中所列各點,許多事不能責備俞院長個人。蔣介石還在會上當麵斥責於右任:院與院之間發生爭執時,可由總統召集有關院長會商解決之。我一直在等你們來報告我,讓我召集兩院院長會商解決,你們大可向我作此請求。蔣厲聲斥責:為何不走這條途徑?”


俞鴻鈞彈劾案對於右任打擊甚大。從此以後,他更加置身事外,寄情於書法、詩詞。不管怎樣複雜紛紜的文牘,到他手裏都隻批一個字,如”“”“”“等字眼,絕少用兩個字以上,加上簽名用的右任二字,批文總共不超過三個字。他最後15年的院長生涯就是這樣在台灣度過的。


白頭夫婦白頭淚


194911月下旬,於右任得知發妻和女兒仍在重慶等他,於是從台北飛到了重慶。可是,妻子、女兒因等不著他,幾日前去了成都。在重慶,於右任一直設法與妻子取得聯係,但沒有成功。1129日,解放軍攻城的炮聲越來越緊,於右任在眾人的勸說下,不得不乘飛機返回台灣。他於是更加傷感,常歎息道:“我好想念她們呀!”


他苦等時局的變化,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返回故鄉,希望能見到自己的結發妻子高仲林以及長女於芝秀等親人。


1958年,正是於右任與他的發妻高仲林金婚之年,但本應在夕陽歲月中相偎相依的這一對夫婦,卻被橫亙的海峽所阻隔。人們都說少年夫妻老來伴,但當時,老伴在大陸的生活到底如何,他根本無處知曉。於是,他寫下那首哀痛的詩:“兩戒河山一日簫,淒風吹斷鹹陽橋,白頭夫婦白頭淚,留待金婚第一宵。


1961年,是於右任的妻子高仲林女士80大壽,這樣的重要時刻,於右任卻不能陪在妻子身邊,他在苦悶中給香港的朋友吳季玉寫了封信,傾訴衷腸。在吳季玉、章士釗的奔走下,這個消息被周恩來得知。周恩來親自安排,以高仲林的女婿屈武的名義,集合了於右任在大陸的其他親屬,以及老朋友孫蔚如、茹欲立等20餘人,在西安為於夫人舉行了壽宴。壽宴過後,高仲林欲寫信告訴於右任這一消息,又恐消息如果傳到台灣當局耳中,會給於右任帶來不好的影響。高仲林的摯友邵力子給她出主意說,宋代《愛蓮說》的作者周敦頤也姓周,有一號為蓮花,便為周恩來取了一個雅號名蓮溪先生,隱晦地告訴於右任,自己的壽宴,是在周恩來的關懷下,辦得圓滿熱鬧。


伊人隔岸,如何不應?於對此十分感動,思鄉之情更甚。


1964年,於右任的好友吳季玉從香港赴台為於右任祝賀生日,誰知這次台灣之行竟成兩位老友的永訣。吳季玉的行蹤已遭國民黨特務偵知,因此抵台後不久即遭暗殺了。於右任聞聽噩耗,悲痛欲絕,身體每況愈下,196451日,也成為於右任在世的最後一個生日。


每日三千字,長生一萬年


即使在病痛的時候,於右任仍然盡可能地多做事,而他最看重的事往往與文化教育有關。




於右任書法


看書、寫字是於右任的生活習慣,一旦離開便非常難受。他在1964114日的日記寫道:“數日因事未看經書,心中不安。而他之於寫字”(書法),則更是不可分離,以此作為日常之事。有些熟人到於右任家,從紙簍中揀回不少珍貴墨寶。於右任從11歲開始練習王羲之的《鵝字帖》,後來他又醉心於遒勁峻拔、莊重茂密的北魏碑帖。中年以後,又專攻草書,自稱:“餘中年學草,每日僅記一字(即每日一個字寫無數次),兩三年間,可以執筆。


靠著這種鍥而不舍的精神,於右任最後博采眾長,融會貫通,自成一家,形成名聞天下的於體草書。他的初期草書,沿襲魏碑的磅礴之氣,用筆險勁峭拔,大刀闊斧,旁若無人。隨著年歲漸高,後期草書漸入寧靜恬淡之境,晚年更臻成熟,達到揮灑自如、爐火純青的境地,信手拈來,皆成佳構,被尊為一代草聖


由於求他寫字的人很多,他每天常常要寫三四十張紙,雖然勞累,但卻樂此不疲。他寫字沒有什麽特別的習慣,唯一講究的就是不用墨汁寫字,必須現磨現寫,而且一定要用開水磨墨。每寫到痛快處,就大呼取墨來


於右任一生寫得最多的條屏是為萬世開太平,有一兩千幅之多。這是他的心聲。如果是比較了解的人,於右任則特為其撰句,他給張大千的對聯是:富可敵國;貧無立錐。送給蔣經國的則是: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複旦大學校友黃季陸去台後,掌管教育,有一次請他書贈數語,於右任揮筆題書:將中國道德文化從根救起,把西洋文明迎頭趕上


於右任一生寫的書法作品,有人粗略估計在五萬件以上,作品之多,當代無雙。為此,著名書法家沈尹默曾當眾調侃於右任:於院長的字不如我的字值錢,因為於右任寫得太多,而我寫得少。於右任聽了不以為忤,笑著說:物以稀為貴嘛。


於右任晚年貧病交加,生活寂苦,處境淒涼,以至於鑲不起一副假牙,在榮民總醫院住了三天院就喊著要回家,連說:太貴了,住不起。有一次,他牙疼得厲害,朋友勸他拔牙,並推薦台北最好的牙醫,拔一顆牙300元台幣,於右任苦笑著搖搖頭,太貴了!不要拔了。


即使潦倒至此,於右任仍不以錢為意。他手臨的《標準草書千字文》,匯集從東漢末年起到清代的154位書法家,共計1027字。這本書在他生前共修訂了9次,1961年在台刊印時,於右任與出版商約定不取一文稿酬,隻要求定價低廉,便於讀者購買,意在推廣、普及。


我很窮,沒有錢


一生高官的於右任始終注重名節,兩袖清風。當他晚年病重時,常想到的竟是沒錢住院


1963418日,於右任喉嚨發炎,住進台北榮民醫院。剛過三天,於右任便在日記中寫道:今日早起,疾已輕,有歸去之意。開支甚大,如何能繼。”5月初,於右任在疾病沒有完全治愈之時便出院,病情因此再次發作。他本應馬上住院,卻因為住院費用的緣故,將此事一拖再拖。


在此期間,於右任仍參加社會活動。626日,由於喉部感染,於右任不得不再次住院治療,但因經費緊張,很快出院。等病情好轉一些,他又積極參加社會活動,並寫下了氣勢恢弘的長篇行草書《文信國正氣歌》七屏,成為其最後的大作。


19647月底,於右任再次病重,咽喉發炎,說話進食都很困難。蔣經國來看望,勸於右任:老伯,聽說您身體不好,還是進榮民醫院治療吧。於右任不願向蔣經國哭窮,隻是點頭應承。


再次住院沒幾天,於右任又因經費問題而擔心,對副官方伯熏說:我很窮,沒有錢,我住的這間病房多少錢一天?太貴了我是付不起的,我還是出院回家吧。方伯熏看著病情嚴重的於右任,有意隱瞞實情,將每日高達千元的住院醫療費說成隻有一百元。如此一來,於右任安心地住院了,因為以他月薪5000元新台幣的收入,是可以付得起這些費用的。然而,他的病已經治不好了。


這是一個意外,誰也不會想到這位民國元老級人物當時,經常連菜金都掏不出。以至1964年病逝之後,人們才發現,他欠廚師墊付的夥食費竟多達新台幣十幾萬元。


在生命到達終點前,於右任數次想寫遺囑,但寫了撕,撕了又寫,後來病情惡化,終致無法再寫。他的長子於望德為尋找父親的遺囑,特請來監察院副院長、監察委員等數人作證,打開於右任最為珍貴的保險箱。開箱以後,大家被眼前的物件所感動了。箱子裏沒有一點金銀積蓄,所能見到的是一支鋼筆、數方印章與幾本日記。還有結發妻子高仲林早年親手為他縫製的布鞋布襪。再有,便是他的三兒子於中令5月赴美留學時向銀行借貸的4萬元賬本以及平日借副官宋子才的數萬元的賬單。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


19648月中旬,於右任因病住院。


19641月,當於右任感覺將不久於人世時,他在日記中對身後事做出了兩次安排。112日做的安排是:我百年後,願葬於玉山或阿裏山樹木多的高處,可以時時望大陸。山要最高者,樹要最大者。我之故鄉,是中國大陸......”124日做的安排是:葬我於台北近處高山之上亦可。但是山要最高者。


十幾年的鄉愁,感情之累積終於釀成一首千古絕唱——《望大陸》。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隻有痛哭!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1964122日,於右任在日記中表明自己的心跡:我是儒家係統中人,守之不變者,萬勿中途迷離,為世所笑。這是他的人生信念。


思鄉的心情讓於右任病倒了。病重時,他的老部下、原台灣監察院秘書長楊亮功到醫院看望,問他:您老有什麽事吩咐我?


於右任由於喉嚨發炎而無法講話,隻好用手勢表達自己的意思。他首先伸出一個指頭,接著又伸出三個指頭。於右任的老部下楊亮功猜測了幾個答案,都被於右任搖頭否定了。楊亮功怎麽也猜不中是什麽意思,隻好說:院長,等你身體好一些後,再來問你剛才表示的是什麽意思,行不行?他點了點頭。


於右任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19641110日晚8點零8分,於右任在台北榮民醫院病故,終年86歲。他去世後,楊亮功向資深報人陸鏗提起此事,陸鏗反複考慮後,提出一種解法,認為於右任的一個指頭是指祖國統一,三個指頭代表三原縣。合在一起就表示:將來中國統一了,請將他的靈柩歸葬於陝西三原縣故裏。故人的心思已成天語,而這一解釋獲得了不少人,尤其是故鄉人的認同。陝西三原縣城西關鬥口巷5號建有於右任故居。六百多年的古槐樹依然枝繁葉茂、鬱鬱蔥蔥。堂後枯槐更著花,堂前風靜樹蔭斜。三間老屋今猶昔,愧對流亡說破家。他的舊詩飄逸雋永。


於右任的遺體被埋葬於台北的最高處大屯山觀音山上,並在玉山頂峰豎立起一座麵向大陸的於右任半身銅像。玉山山勢險峻,四米高的銅像,建材全是由台灣登山協會的會員們一點一點背上山的,他們了卻了於右任登高遠眺故土的心願。


文學城《文革網上博物館》即將上線,征文活動啟動,進入論壇,講述你身邊的文革歲月往事>>

所有跟帖: 

國民黨高幹最後一貧如洗,現在知道了這樣的人在國民黨中有不少。 -聶耳- 給 聶耳 發送悄悄話 聶耳 的博客首頁 聶耳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0:49:42

誰讓他們丟了大陸呢?離開大陸,跑去台灣,能榨出幾滴油?你沒看四大家族到了台灣日子都過得灰頭土臉的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給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發送悄悄話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博客首頁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3:45:56

在大陸時他們也不見得日子好過了,一會兒北伐,一會兒抗戰,一會兒挨日本人的炸彈,一會兒挨公餐檔的槍彈。 -聶耳- 給 聶耳 發送悄悄話 聶耳 的博客首頁 聶耳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4:22:55

最後還有美國人的糖衣炮彈。 -聶耳- 給 聶耳 發送悄悄話 聶耳 的博客首頁 聶耳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4:28:40

民國就沒一天安靜過,沒有一天沒有戰爭的,還有人懷念,也服了 -農業磚家- 給 農業磚家 發送悄悄話 農業磚家 的個人群組 (169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10:35:35

沒好日子?918後日本人兩次打上海老蔣還給老婆修美齡宮,到了台灣有那麽大的府邸嗎?宋美齡作為空軍總司令挪用空軍軍費和民間捐款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給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發送悄悄話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博客首頁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個人群組 (405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4:38:58

首先你說的不是事實的全部,更主要的是你的邏輯混亂,我們在討論國民黨在大陸幹的事,不是蔣介石一個人。 -聶耳- 給 聶耳 發送悄悄話 聶耳 的博客首頁 聶耳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5:02:55

老聶你丫別嘴硬,回到民國你可能不擁護老毛和土共,但你也會對老蔣和國民黨的貪婪榨取腐敗無能恨得直咬牙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給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發送悄悄話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博客首頁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5:02:16

有沒有四大家屬?中國當今的最大貪官在哪裏?在國民黨裏?還是在共產黨裏?別說你不知道 -聶耳- 給 聶耳 發送悄悄話 聶耳 的博客首頁 聶耳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5:07:13

老毛和土共打破了雞蛋捧出了蛋糕而且是越來越大的蛋糕,老蔣和國民黨是壇子裏養王·八越養越抽抽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給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發送悄悄話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博客首頁 頭發與財富成反比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6:58:36

是的,國民黨是有腐敗,但是那時候它有一個製約它的黨存在,那就是共產黨和其它政黨 -聶耳- 給 聶耳 發送悄悄話 聶耳 的博客首頁 聶耳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5:11:10

製約?直接把它推翻了。看看你的同誌們的能耐,你們也可以組織起來把人家推翻啊。 -走石飛沙- 給 走石飛沙 發送悄悄話 走石飛沙 的博客首頁 走石飛沙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7:02:30

成年後的貪欲與成年前生活艱苦程度成正比。個例不準,隻說群體。 -尚文- 給 尚文 發送悄悄話 尚文 的個人群組 (2025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07:56:31

四大家族本來就是陳伯達造謠捏造出來的。 -雪夜讀書- 給 雪夜讀書 發送悄悄話 雪夜讀書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12:48:00

國民黨從開始就是招惹日本英國的罪犯。後來雖然悔過也沒有用 -longmarch- 給 longmarch 發送悄悄話 longmarch 的博客首頁 longmarch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3/2018 postreply 22:46:02

欠廚師的錢還了嗎? -chunping- 給 chunping 發送悄悄話 chunpin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18 postreply 02:54:27

為他難過。。。人的一生會有無數個“回不去了”。 -zhige- 給 zhige 發送悄悄話 zhige 的博客首頁 zhige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18 postreply 08:54:08

敬仰 -MilesMaples- 給 MilesMaples 發送悄悄話 MilesMaples 的個人群組 (50 bytes) () 09/14/2018 postreply 14:39:05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