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過度節省者的自白:財務自由,提前退休(組圖)

來源: 2019-06-11 19:30:21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9046 bytes)



1.窮,可以窮出許多“怪毛病”

日本綜藝《秋刀魚的東大方程式》,集結了40位考上東大的學霸或“怪咖”,其中一位叫做河野玄鬥的學霸,算是一個天賦奇才的人,據說他出生10個月就記得平假名和數字,三年級時已經學完了高中數學。他那文雅的母親,在發現自己有一位天才兒子之後,就在家中的起居室旁邊辟出了一個房間做教室。

河野君在節目中表示,他的日常煩惱就是瞬間心算的能力,舉例說,自己去坐電車,即便隻是刷一下交通卡,看到餘額都會腦中自動開始做因式分解,邊走邊想,於是本來能趕上的電車,還沒等走到站台就開走了。不止如此,哪怕隻是看到車牌,都會瞬間開始做心算。

另一位“怪咖”野口誌朗對此卻微笑表示,這位數理天才的“想太多”,其實都是些無傷大雅的煩惱。

生而為人,真正的煩惱是,生活逼著你不得不“想太多”。

野口舉例說,比如他買一塊麵包,要來回計算麵包的價格、蛋白質含量、卡路裏含量,“這個麵包的添加劑可能比那個麵包少,但是它用的是國產小麥啊,國產小麥在日本還有發展嗎?”諸如此類。

又因為他本身優柔寡斷的性格,每次還要貨比三家,往往已經跑過三四家超市後,自己還會再跑到公園裏冷靜糾結一番,然後才回去買決定好的那款麵包,結果——不好意思,這款麵包賣完了。



同樣的事情做多了,再壞的結局也可以一笑了之了——



不失為一個省錢的好辦法

主持人秋刀魚笑問:想那麽多,買一塊麵包嚐嚐不就知道了嗎?野口笑答:您這都是有錢人的想法。

是的,野口這樣做,並不隻是性格的優柔寡斷作祟,也並非天生斤斤計較。這都是他為了最大限度省錢的方法之一。

他還發明了許多不一樣的節省技巧——往喝完的調料瓶、果醬瓶、飲料瓶裏灌水,繼續放入冰箱保存,下次還可以取出來,搖一搖,喝掉!





按照他的生活經驗,通常喝三次,才會把裏麵的味道真正喝光。

曾經見過一個問題是:你什麽時候開始體會到生活不易?

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應,還是越來越高的房租、加不完的班,以及月末個位數的銀行存款。

其實還有個意想不到的答案是:當我們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養成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習慣時。

野口誌朗就是一個例子。

2.“年輕的窮人”應對窮的新方法:自我解雇

“年輕的窮人”,幾乎已經是這個時代的全球現象了。

在日本,有像野口誌朗這樣的年輕人,住著最小的出租屋,將所有東西做到最大化的“物盡其用”;

在中國,大部分年輕人沒有存款,上班族們夢想著過上日劇裏那種下班後的小資生活,現實卻是:即便不加班,小酒館的酒水錢也不便宜;

而在美國,已經有年輕人開始蝸居父母家的地下室。因為不管怎麽說,家裏地下室的條件總比大城市的大部分出租屋要好,而且住一年省下的錢,可能比花掉的還多,也能讓父母再賺一筆租金。



年輕人其實已經非常明白,今時不同往日,並不是勤勞就可以致富,並不是努力就可以輕易跨越階層。

即使我們接受了比上一輩更高等的教育,如今的社會規則卻注定我們更難擁有財富。

雖然許多人響應“今朝有酒今朝醉”、“享受當下”的口號,可是一旦清醒,就會發現消費一次“今朝醉”的成本並不低。更何況在醉前醉後,依舊是無窮無盡的工作,以及撲麵而來的賬單。

我們已然生活在一個比從前更難把握命運的時代。

正是在這種困境下,年輕人中悄然流行起了一個新口號,或者也可以稱之為新行動,即:“財務自由,提前退休”(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簡稱“FIRE”。

《華爾街日報》報道,現在有一批過度節省的新青年,認為65歲的退休年齡太晚,最好能夠提前十年甚至幾十年退休。比如一位西雅圖的財務律師Sylvia Hall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每月存下稅後工資的70%,力求40歲就實現退休。

這類FIRE式節省,不妨把它稱作:一種“自我解雇”式節省(注:FIRE,字同fire,英文中有解雇之意)。

顯然,這種想法迎合了當下年輕人的心理,這股新潮在國外早已刮起。

國內也已經有不少文章和報道將它介紹引入,其中大多都會提到它的核心——“4%原則”,但大多語焉不詳。

FIRE生活的代表人物、知名博主Peter Adeney在他的博客網站Mr. Money Mustache裏寫了一篇詳細解釋的文章,《The 4% Rule: The Easy Answer to “How Much Do I Need for Retirement?”》:

理論上,當你的退休儲蓄分配在股票和其他資產上,不計通貨膨脹的情況下,這些資產每年回報的紅利是7%,所以隻要退休後的年開銷控製在7%以內,就可以做到每年仍有盈餘而不是一年年少下去;

但考慮到通貨膨脹會吃掉其中的3%,因而4%就成了最理想的數字,我們稱它為“安全儲蓄提取率”(safe withdrawal rate,簡稱SWR)。

假設退休後一年的開銷控製在儲蓄的4%左右,照此計算,若要提前退休,隻要掙夠“退休後的年開銷x25”的錢就可以了。

豆瓣上就有個小組叫做“用利息生活”,去年10月末開組,現在成員近2000人。



通常人們認為,未來實在有太多不可預知性,且不論股票、房價、健康等等風險性因素,哪怕隻是談論通貨膨脹,想一想最近的水果物價飛漲,都會覺得錢永遠不夠花,生活太沒有安全感。真要說如何做到未來無憂,絕大多數人可能都會回答,“除非你能賺到幾個億”。

4%規則要說的,卻是一個恰恰相反的事實——想要吃喝不愁的生活,你真的不需要幾個億,隻要你學會控製開銷和投資理財。

有這樣一個研究叫做“Trinity Study”,可以把它理解為一個為期30年的退休生活財務測試:

它預設了一個退休者,給予ta一份合理的初始資產配置,加入每年的個人投資組合增長、物價水平波動等因素,計算分析ta在30年間的財務狀況會發生什麽變化;這30年分別設在1926-1956、1927-1957、1928-1958,以此類推,這些時期包括了大蕭條、經濟繁榮期、冷戰期,涵蓋了各種不同的社會背景。

這項研究最初由William Bengen在90年代提出,此後一直不斷有人繼續研究並調整、更新,Peter介紹稱,最近做這項研究的學者Wade Pfau製作了一份不同時期的“安全儲蓄提取率”變化圖表。


從這張圖可以看出,4%是最差情況下的最低安全儲蓄提取率。


所以通常情況下,這個提取率是可以超出4%的,FIRE人士對“4%原則”的遵守也並沒有那麽死板,每個人會依據自己的收入和個人情況而定,並根據通貨膨脹和市場波動做出相應的調整。

3.奇怪的省錢方式,其實是一種“高度理性”

FIRE其實暗含著對“成功”的另一番注解:並不是賺到幾個億才叫做人生贏家——真正的成功,是擁有自由。

與其說FIRE是一種“自我解雇”,不如說,其實是為自己爭取到了決定何時辭退老板、解放自己、支配生活的權利。

想想看,如果你始終擺脫不了水深火熱的“996生活”,一點小確幸的物質回報也不過是間歇式地給自己一個短暫的逃避,那麽提前退休,不再為生計而工作,過自己想過的生活,這種想法難道不吸引人嗎?

當然提前退休並不意味著要享受“廢柴”生活。就Peter自己而言,他與妻子用幾年時間完成了FIRE的目標,在隨後的退休生活裏,他對許多事燃起了熱情,木工、裝修、寫博客……“我還在工作,隻是不再擁有賴以謀生的職業”。

“4%原則”所預設的就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普通人,他/她不會有額外的工作賺取更多的錢,不會依靠別人的施舍、補助,不會中大獎,不會繼承大筆遺產,但是,他/她也不會在老了的時候和其他人一樣省吃節用,花越來越少的錢,那麽他/她要如何實現財務自由呢?那就是在年輕時就學會——理性對待自己的人生額度和金錢額度。

這並沒有聽上去那麽簡單,它的確要求一個人在物欲上極端克製。

買日常食物和日用品,要像野口誌朗一樣貨比三家;娛樂消費,比如某視頻平台出了什麽新劇,最好借朋友的會員賬號看看;許多事必須學會DIY,有條件的人即使選擇自己種植食物也不足為奇。總之,生活就像海綿,擠一擠還是可以省出點錢的。

但這種克製又和老一輩那種“單純的節省”很不一樣,這一代年輕人的節省態度是基於對“成本—收獲”高度敏感,並且追求“不被錢控製,而是掌控錢”的高度理性,隻是這種理性節省,很多時候表現出來,就是外人眼裏一些莫名其妙的行為習慣罷了。



比如Peter曾經擁有一輛價值500美元的自行車,但他從來沒有鎖自行車的習慣,他的車後來在朋友家附近被盜了,而他卻認為:如果每天花一分半的時間鎖車,還要耗費精力擔心車子有沒有鎖好、會不會被偷,那麽十年就會浪費91個小時,而他的時間成本是50美元/小時,總計損失高達4500美元,這是自行車價格的9倍。

他因此得出結論的是:如果你無法承擔一樣物品的失去,從一開始你就不該買下它,因為這說明它原本就是你承擔不起的東西。

無獨有偶,豆瓣小組“像我這樣節簡的生活”的組長@張魚fudge 在其開組初衷帖裏,也作了這樣一番精辟的解釋:

比如我現在的時薪是300塊/小時……我專門跑去一個打折的地方囤貨多消耗的時間是50分鍾,如果能夠省下250塊錢以上,那我這趟去的才有意義,否則我應該是在就近的地方分批購買,多消耗的時間寧願自己休息/學習/娛樂/工作。

所以其實每件事情的決定都是因人而異的(根據自己的生產力與每個行動產生效益的比對)。

有這個原則作為內核的話,很多外在看上去不一致的行為都很好理解了,或者說外在行為的不一致才能夠體現出他是有經過思考的,而非不經思考,對時間或者金錢單方麵的過度追求。

所以我說的節簡其實是一種對生命力謹慎的使用態度。

張魚認為,節儉的原則不在於拚命省錢,或者拚命省時間,因為每件事情大致可概括為,用時間換金錢,或者用金錢換時間。所以。真正的節省,是省在這個時間—金錢的“匯率”上,某一行為的匯率保持在了本人滿意的一個水平上,也就達到了這個人的節省標準。

簡而言之,也就是用最少的時間成本或者金錢成本,換取最大的行動收獲。

4.FIRE,是玩火還是警示?

我們全都知道,你們裏頭有些人挺窮,覺得求生很不易,有時甚至連氣都喘不過來。

我毫不懷疑,你們裏頭讀這本書的一些人,進餐後付不出錢來,或者說衣鞋快要穿爛,或者早已穿爛了也沒錢添新的,即便如此,你們還忙裏偷閑,閱讀這幾頁文字,而這一點兒時間卻是從你們的債主那兒借來或偷來的。

你們裏頭好多人,一望可知,過的是多麽卑微、鬼鬼祟祟的日子,反正我閱曆豐富,看得一清二楚。

你們老是身陷困厄,很想做一點兒事來還債,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泥坑,拉丁文叫做aes alienum,亦即是指別人的銅錢,因為他們的錢幣是用銅鑄成的;你們生前,乃至於最後入土掩埋,使的都是別人的銅錢……

如果你有印象,這是《瓦爾登湖》“省儉有方”一篇中的一段話,今天再讀這段文字,會感到相當殘酷。

許多文章提及FIRE,將它追溯到《瓦爾登湖》的自力更生。的確,早在盧梭所處的工業蒸汽時代,工人階級剛剛出現不久,人們就已經意識到了工作與自我的矛盾。

盧梭寫道:“說真的,勞動的人沒得閑暇休息,使身體得以日漸複原,他無法保持最灑脫的人際關係,他的勞動到了市場上就不免貶值。他除了做一台機器以外,哪兒有空去幹別的什麽。”

蒸汽時代的人曾經困窘過,而這個時代的我們在更好的物質條件下,依然困窘。

時至今日,提FIRE,更像是提出一種抗議:FIRE,是一種對社會成規和個人自由之間無法調和的矛盾的抗議;而你的節省,其實是一種韌勁,一種為了討回對自己生活和時間的主動權而頑強生存的韌勁。

然而可惜的是,在極度缺乏安全感的生活麵前,人往往傾向於過度擔憂,FIRE的反抗似乎還是不夠有力。

即使4%原則有數據支持,許多人仍然對其持悲觀態度,認為一個原則不可能覆蓋所有情況。或者認為,社會情況如此複雜,以上研究也並不能預測我們這一代人要麵對的未來,若真遇上大災大難,大起大落,辛辛苦苦攢下的錢也可以一下就耗光。

因此有人將這種拚命儲蓄的生活方式稱為“玩火”,play with FIRE,一語雙關。

不過,如果永遠這麽想,那悲觀的可能性就沒完沒了了。人生本就難以預測,不管你選擇何種生活方式,都存在各種各樣的偶然性,這才是真實的人生。

相反,一個想要努力爭取自由、享受生活的人,那基本可以肯定是一個對生活抱有熱情和樂觀的人,無論人生如何不可預知,至少對生活可以充滿希望。

另一種質疑,是針對像Peter這種聲稱自己已經達到FIRE目標的人,有人爆料他的博客已經接了大量廣告,他的網站每年能為他賺40萬美金,就在今年4月,他已經以9百萬美元的高價賣掉這個網站,這似乎又和他所宣稱的“錢夠用就行了”不太相符,而其他許多實現提前退休的人,似乎也因為在社交媒體上分享這種生活或者因為其他方式,而有了額外的經濟收入。

但換一個角度看,他們所得到的額外回報,也可以說正是驗證了FIRE的初衷——不被謀生的勞動所束縛,做自己想做的事,實現自由。況且如果他們因此收獲幸福,不浪費生命,我們又有什麽可以指摘的呢?

《瓦爾登湖》中也曾有這樣一段話:

“人的生活必需品可以極其精確地分為幾大類:食物、住所、衣物和燃料;因為隻有獲得以上這些東西,我們方才可以自由地考慮真正的人生問題,並有望取得成功。”

至於這是警示箴言,還是一個悖論,相信你自有判斷。

參考來源:

The 4% Rule: The Easy Answer to “How Much Do I Need for Retirement?” | mrmoneymustache.com

力求在40歲前退休,這些美國年輕人每月隻花收入的四分之一 | 端傳媒

30歲前退休,他是如何做到的 | KnowYourself

住爸媽地下室,就是美國年輕窮人的宿命 | ELLEMENT睿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