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二代加國遭綁架:其父3.75億海南蓋道觀 年收門票上億(組圖)

來源: 2019-05-14 21:21:18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7739 bytes)

兩月前,中國留學生陸萬禎在加拿大被綁匪劫持,3日後跳車逃出生天。但這遠不是最刺激的戲碼。

人們發現,這位富二代住著52.82萬加元全款買的公寓,開著法拉利488 GTB、蘭博基尼Huracan、勞斯萊斯Wraith、路虎攬勝 Velar四輛豪車,被綁架時身穿Gucci外套、紀梵希小白鞋,自稱“在上海最好的地段有一整套公寓樓”,家裏開公司做大生意。

他的同學們平時嘲笑不已,如今卻發現:他家的大生意是在海南開道觀。陸萬禎的父親陸文榮有中國最傳奇的發家故事:幼年窮困潦倒、闖蕩海南一年後拿3.75億元投資,包下文筆峰開道觀玉蟾宮,自封住持每年收門票過億。

海南是否遍地黃金,讓陸文榮一年就飛黃騰達?他的3.75億元資金從何處來?在中國,開道觀佛寺又是一門多賺錢的生意?



陸文榮從商入道

在成為陸道長後,陸文榮曾回憶自己的湖北童年:家境貧寒、缺衣少食。好在他父母慈愛、吳風淳樸、鄉鄰關愛,陸文榮雖少小離家,卻始終感念父母手足和國家社會的恩惠。

陸文榮的早年經曆並不可考。但他偶然對《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透露過自己皈依道教的經曆:某一年,經商的他隨一個鋼鐵代表團出訪非洲某國,因為是編外人員,他需要自理食宿。在酒店菜館內,看不懂菜單的他誤將點歌以為是點餐,還是一位曾在中國留學的服務生幫他解圍。

服務生得知他來自中國,和他聊起中國文化的老子。陸文榮大笑著說:“知道,我們湖北人就經常自稱老子的。有一次,我在岸邊看見父子倆打架,兒子對父親說:老子如果不看著你是老子的老子,老子就劈死你了。”黑人服務員聽完生氣地說:你出去吧!你是一個數典忘祖的中國人!

回憶至此,陸文榮哽咽地說,這件事給了他巨大刺激。他去查誰叫“老子”,知道了道家,知道了道教。在另一份對《南宗道教網》的訪談中,他形容自己從此“老老實實手持經卷,一個字一個字查閱《新華字典》”。

他入道經曆的另一個現實版本是:2002年,陸文榮從上海來到海南安定縣考察商業項目,發現當地人信奉盤古真人,老百姓一直流傳著道教南宗白玉蟾祖師的傳說。他自此發現商機。他先寫出《百孝經釋評》,又根據《正統道藏》考證出媽祖信俗源自道教,“成為中國自古以來在南海擁有主權的一種文化上的依據”。

陸道長平地飛升

一番努力後,陸文榮這樣形容自己從商入道的關鍵時刻:“2003年起……曆經三年半的時間,投入3.75億元……重建玉蟾,並於2006年4月12日落成暨開光迎客。”他原本打算在文筆峰下做項目,如今變成承包山頭建道宮。

這距離他到海南不到1年時間。建築玉蟾宮的3.75億元,明麵上由海南中野旅遊(海南中野旅遊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出資。根據工商信息,海南中野旅遊的52.35%股權由中野高科技(中野高科技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持有,25%由海南泰孚(海南泰孚投資置業有限公司)持有,22.5%由梁萍持有,0.15%由陸文榮的哥哥陸祥榮持有。

但根據股權穿透結果,公司實際控製人是陸祥榮,持有28.94%股份。最終受益人是梁萍,身份不詳,持有22.5%股份。海南泰孚則由北京鑫福海工貿集團全資控股,這家公司曾參與建設北京大紅門服裝商貿城,又將它從北京遷到天津。



在天降巨款後,文筆峰玉蟾宮終於在2006年4月建成,正式開門迎客,票價84元。

陸文榮搖身一變陸道長,成為海南玉蟾宮住持。同年海南省道教協會成立,他一路官至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海南省道教協會會長。玉蟾宮也入選4A景區,成為道教在海南唯一的合法廟宇。

佛寺道觀商機幾何

玉蟾宮在海南可謂“吃香喝辣”,給它背書的是一串官方機構:

安定縣旅遊委會,每年正月初九指導玉蟾宮舉辦玉皇大帝誕辰大典。安縣文體局、旅遊委、民政局,每年春節玉蟾宮廟會期間,指導其表演太極武術。海南省委統戰部、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海南省中醫藥管理局、中共定安縣委縣政府,偶爾指導玉蟾宮舉辦道醫中醫專家義診。中共海南省委宣傳部、統戰部、海南省民宗委、中共海南省定安縣委、海南省定安縣政府,十餘年來指導玉蟾宮舉辦南天情慈善活動。

玉蟾宮和陸文榮收入幾何?目前雖無公開數據,但2015年玉蟾宮落成10周年的“三清道祖大典”上,僅門票收入就破億。每年春節免票期間,玉蟾宮更能吸引超過2萬人遊客。收入不菲的陸文榮更熱心做慈善:近10年來,陸文榮和妻子張媛媛累計捐款超1億元,捐助過18個市縣的孤兒2300餘人,孤寡老人680餘人、全國貧困大學生1460餘人、弱勢群體1538戶。

父親坐擁“道觀印鈔機”,兒子陸萬禎20歲也成了中野旅遊董事,難怪他會招加拿大綁匪的青睞。在中國,宗教場所日入萬金早已不是秘密。



溫州樂清寶林寺、蒼南縣龍慧寺的雙料住持釋智通,同樣身兼溫州市政協委員、蒼南縣佛教協會常務副會長。14歲出家的他遭兒媳公開舉報:“有妻子,愛吃牛肉不愛吃菜,出門專車路虎攬勝,或者奧迪A8,出入五星級賓館,冬蟲夏草泡茶……在上海、杭州、溫州,很多地方都有房子和商鋪。”

南京寺廟中法號“開勇”的力天佑,曾上過廣州警方撲克牌通緝令,代號“紅桃5”。他躲避警方追緝遁入佛門,卻不料發現當僧人比搶劫更賺錢。2017年12月,他被警方逮捕之際,有人發現他房間天窗的一角被一疊百元大鈔墊了起來,隨時準備逃跑,金額足有10萬元。

普陀山年入門票8億元,引國資委與佛教協會爭奪;嵩山少林寺年入門票2億元,為分成起訴風景名勝區管委會;靈隱寺門票年入4000萬元,被質疑重複收兩次門票……中國開寺廟賺錢的生意不計其數,5A景區平均票價過100元,僅《中國新聞周刊》就報道過,泰山20座寺廟最高一座承包費過300萬,即便如此仍供不應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