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見聞:一個小老板的資金寒冬(組圖)

來源: 2019-02-11 20:45:26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6882 bytes)

春節放假之前,J哥在我們很久沒有動靜的微信群裏發出了一句話。

“給大家商量可能不恰當的事怎麽樣?”後麵帶著一串80後最常用的笑臉表情,可以想象,這句話他應該坐在那張老板桌前醞釀了很久。



這是我們大學幾兄弟的微信群。畢業之後,大家分隔多地,幾個男人之間,日常都不太聯係,隻是偶爾會在微信群裏寒暄幾句或是聊聊異性。

我們幾人都來自農村,大學期間住一間住宿,有一年年底,我們的生活費都透支了,湊錢買饅頭捱過了最後幾天。

J哥雖然也來自農村,但父母是手藝人,在我們幾人中,家庭條件算好的。他在大學期間的窮,是因為談戀愛開銷大。

較好的家庭環境,也讓他一直有比我們更好的心態。

大學畢業之後,J哥到了Z市,憑著個人的天賦和努力,幾年之後,做到了當地某家大公司的部門高管,拿到了我們幾人中最高的收入。

因為工作和職位的關係,他也有了我們幾個此前隻敢想象的經曆和見識。

工作期間,他讀了MBA認識了一些老板,並借此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



他從事的是本地生活服務類行業,一個特別傳統的行業。

創業初期有沒有遇到大困難,他沒有與我們說過。我們每人的家境他都清楚,也知道我們都是普通上班族,都剛剛經曆買房、結婚、生子,無法給他實質性的幫助。

他的創業經曆,都是後來才慢慢告訴我們。

剛開始創業,他就碰到了一個大機遇。他所在行業的當地絕大市場老大,因為經營問題倒閉了,雖然他從事該行業的時間不久,老大倒了之後,他順勢晉升為新的行業老大。

本來,他可以小富即安,但遇到市場的重大變化,他不想錯過這個可以做大的機會。

手上資金緊缺,要想快速占領市場,難度可想而知。

前兩年,為了發展他需要在當地投資建設廠房,數額雖然不算太大,但在我們幾個人看來,已是相當大的一筆投資。

這時,他才第一次向我們幾人開口,我們才知道,他的公司在資金上一直很緊張。

為了創業,他把唯一的一套住房抵押給了銀行,也通過各種途徑在外麵借了不少資金。

我們幾人通過各種途徑給他籌集了一些資金,盡管,這對他來說,可能是杯水車薪。

後來,我和他偶爾在微信上聊聊,每次他都聊到自己最頭疼的事就是“找錢”。公司最難的時候,他是在外借錢維持運營,給員工發工資。

好在,家人全力支持他,也做好了萬一創業失敗,就賣掉房子還了借款,重新開始的最壞打算。



這次春節前後我們見麵,聊了一些他的企業經營情況。

盡管他現在已是當地行業的老大,但就企業規模來說,他還是很小。老大倒掉之後,對行業的聲譽也造成了較大影響,短期內尚難恢複到從前。

他想盡快搶占市場,但始終受困於資金縮手縮腳。他頭腦靈活,通過自身創新,給這個傳統的行業,賦予了互聯網基因。

這麽多年過去,他始終是一個什麽都不太在乎的樣子,但能看出,創業之後他的心內深處承擔著巨大的壓力。

去年一年,他都在對外談融資,也與不少投資者有過接觸,但最終都未能落地。

去年,他買了一輛豪車。

原本,以他目前的資金狀況,他是不該買豪車的。他有自己的無奈,車子是貸款買的,買這輛車純粹是為了麵子,出去與人談生意、談投資,沒有一輛好車裝點門麵,在氣勢上就輸了。

這幾年,除了住房抵押從銀行貸出了一點錢,其他的錢都是通過各種途徑借貸。幾張信用卡來回倒騰、微粒貸、花唄他都用到了極致。在難的時候,他甚至通過高息找民間資金周轉。

他說,現在每月光是各種利息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2018年,金融機構資金整體收緊,眾多上市公司以及實控人尚且頻頻債務暴雷,對J哥這個小企業主來說,也能感到陣陣寒意。

他明顯感覺到去年在外麵找錢的難度比往年大了很多。去找銀行貸款,對方隻問有沒有房產,其他一概免談;投資人對投資項目更是百般挑剔,玩命殺價;就連隻認錢的民間資金,也開始惜錢如命。

由此,也引發了一係列連鎖反映。

J哥公司有一些大客戶,往年結款都很及時,2018年經常出現拖欠貨款的情況,為此他得付出更高額的資金以及客戶維護成本。



年底,他盤算了公司的賬,今年的營收比往年好很多,但在利潤上體現得並不明顯,缺錢的問題依然存在。

最近,他正在談一筆靠譜的融資,隻要這筆投資到位,就能徹底解決公司目前的資金問題。

“把大家的微粒貸和借唄倒騰出來,借給我三個月把信用卡和網貸的坑填填。”他說,過完年想搞個企業貸,這些東西會影響審批。

“再不搞出來貸款,我就要被另一筆拆借搞死了。”相信,他不是危言聳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