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頭一夜無眠!人民幣大漲逾450點,隻因這兩件事(組圖)

來源: 2018-10-11 22:15:40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379 bytes)

在全球股市一片哀嚎之時,人民幣突然暴漲。

10月11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收複6.9關口,紐約尾盤漲458個基點,報6.8786,漲幅為0.66%,刷新近三周新高。

截至10月11日23:30收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報6.8888元;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漲352個基點;全天成交量增加41.57億美元至388.43億美元。

離岸人民幣大漲逾450點

近日,受到中國央行定向降準,以及美元指數的影響,離岸人民幣節後出現了調整行情。10月10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跌破6.94關口,日內跌約150點。隨著人民幣對美元迫近7元關口,市場再次對後市產生了悲觀情緒。

不過這種悲觀情緒在11日晚間開始扭轉。當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紐約尾盤漲458個基點,報6.8786,漲幅為0.66%。


美元指數下跌


在人民幣情緒扭轉的同時,美元指數開始下跌,原因是美國9月份CPI不及預期。

數據顯示,美國9月CPI環比 0.1%,預期 0.2%,前值 0.2%。美國9月CPI同比 2.3%,預期 2.4%,前值 2.7%。美國9月核心CPI環比 0.1%,預期 0.2%,前值 0.1%。美國9月核心CPI同比 2.2%,預期 2.3%,前值 2.2%。

周四,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下跌5.1個基點,報3.174%,但仍繼續徘徊在自201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附近。


美股暴跌,特朗普再度將矛頭對準美聯儲


據CNBC報道,美東時間10月10日周三美股暴跌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再度將矛頭對準了“屢教不改”、堅持加息的美聯儲,稱美聯儲“已經瘋了”,而且正連續不斷犯錯。這是特朗普本周連續第二天指責美聯儲。也是兩周來第三次、在美聯儲決定今年第三次加息後特朗普第三次對聯儲加息表示不滿。

特朗普表示,他一直不讚成美聯儲當前的貨幣政策,他認為美聯儲目前執行的貨幣政策“太緊”,本輪拋售是市場等待已久的“回調”,而自己對美聯儲當前政策“實在不能認同。”

美股周三低開低走盤中持續下挫,臨近尾盤出現恐慌性拋售,道指暴跌逾800點,科技和芯片板塊拖累納指跌幅超過4%。投資者對利率迅速上升的趨勢感到擔心,導致美國股市創下了八個月以來的最差單日表現。

今年9月26日美聯儲貨幣政策會後公布,決定今年第三次加息25個基點。決議公布不久,當天特朗普表示,對美聯儲加息感到不高興,“我是一個低利率支持者”。

本周二,特朗普又表示,他不喜歡美聯儲繼續加息的決定。美國經濟並沒有通脹問題,美聯儲抑製價格上漲的行動太快了。他說:“我認為我們不是必須那麽快行動。”在沒有任何通脹跡象的時候,“我不希望減慢通脹的速度,哪怕隻是慢一點。”

早在7月特朗普打破禁忌公開表示不樂意美聯儲加息時,多個美聯儲前高官和市場人士都譴責特朗普不走尋常路的舉動,但基本沒有人相信特朗普會真的出手幹預貨幣決策。

就在最近決定加息後,美聯儲公布的預期數據和高官表態也一再顯示,聯儲並未打算因特朗普的看法而改變漸進式加息的計劃步調。

央行出手放大招

事實上,為了穩定人民幣匯率,中國相關部門也采取了應對措施。

10月10日,中國財政部在離岸市場發行50億元的兩年期與五期人民幣國債。其中,麵向機構投資者分別發行30億元2年期國債、15億元5年期國債;麵向海外央行與地區貨幣管理當局發行3億元2年期國債與2億元5年期國債。

財政部表示,此次發行50億元離岸人民幣國債,主要是針對7月發行2年期與5年期國債的增發。

此舉不僅為了抬高離岸市場人民幣國債收益率以緩解中美利差收窄壓力,更在於完善離岸市場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從而強化離岸人民幣遠期匯率市場定價的話語權。

此前,由於離岸人民幣國債收益率對當地人民幣遠期匯率市場的影響力不夠強,因此海外對衝基金可以通過加大沽空力度,引導離岸人民幣遠期匯率定價持續走低,營造人民幣被大舉沽空的氛圍,從而獲取沽空收益。此次通過加大離岸人民幣國債供給與利率調控,增強了離岸人民幣債券收益曲線的市場影響力,將有效改變海外對衝基金“壟斷”離岸人民幣遠期匯率定價權的局麵。

在多位對衝基金經理看來,這是相關部門著手解決外匯市場出清問題、推動人民幣定價機製市場化的重要步驟之一。

人民幣跌幅比肩歐元、英鎊,破7概率較小

市場人士認為,在美元經過9月下旬一波較快上漲後,特朗普相關言論或為美元多頭提供獲利離場的理由。不過,特朗普已不止一次對美元強勢和美聯儲加息表達不滿,但迄今為止,美聯儲決策者基本上無視特朗普批評繼續推進加息。市場也不認為美聯儲加息路徑會在近期發生太大變化。

不過,市場對美元後續走勢仍存在較大分歧。美元多頭認為,當下美元的經濟基本麵支撐、貨幣政策取向支撐和國際資本流向支撐均較為牢固。另一些市場參與者則認為,目前美元上漲已在較大程度上反映對美國經濟及貨幣政策走向的預期,且基準利率逐漸接近中性水平,後續美聯儲進一步加息的空間可能有限,而利率持續上行對美國經濟的反作用將逐漸顯現。

事實上,自6月以來,美元指數就一直在95點上下反複震蕩,始終未能實現有效向上突破,至少表明美元指數要進一步上行阻力不小。

就人民幣匯率而言,周初匯價較快調整,對先前美元走強及中美利差收窄等因素進行了一次性的反應,使得短期貶值壓力有所釋放。雖然從基本麵和政策麵來看,人民幣匯率仍舊承壓,但從目前來看,離岸和在岸人民幣匯率價差仍較小,顯示市場情緒仍較穩定。且隨著美元重新陷入震蕩,人民幣跌勢大概率會放緩。再考慮到外匯逆周期調節力度可能加大,7元關口暫時應不會被有效突破。

業內人士指出,不僅如此,中國整體經濟麵表現良好,人民幣承受的壓力較小,而其他國家不僅要麵對美元走強這個“外患”,還要解決國內的一些問題。比如,意大利的財政預算以及和德國之間的難民問題也都影響著歐元的走勢;而英國正為脫歐事宜忙得不可開交,英鎊也因此受挫;還有新興國家國內的高通脹、高債務等問題也都進一步拖累著本國貨幣的價值。

今年以來,雖然全球非美貨幣總體呈現下跌趨勢,但就跌幅而言,人民幣已經很堅挺了。其他新興國家貨幣像阿根廷比索、土耳其裏拉的跌幅分別為55%和37%。人民幣和一些發達國家貨幣相比較也毫不遜色。人民幣的跌幅接近歐元(3.2%)和英鎊(3.6%),而澳元、瑞典克朗跌幅則分別達到了7.3%和7.7%。  

回到頂部